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问卷

Tycutio!警告

1. Who is the most affectionate?
Mercutio完全没有私人空间的概念——他就喜欢随意的靠在别人身上不愿意自己好好站着或者坐着——那多无聊!所以,Mercutio靠在Tybalt身上借力站着,他的手随意的搭在Tybalt腿上或者玩弄他的头发都是非常常见的景象。
不过Tybalt的粘人显示在其他地方——Mercutio习惯侧缩起来睡,而且和平时不同的是,他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必须侵入他人私人空间的守则,所以Tybalt就不得不抱住他啦
【是的私下里Tybalt非常喜欢Mercutio没事干就贴着他,但他就是不说
【不过Mercutio早就知道了x

2. Big spoon/Little spoon?
Mercutio会是little spoon,他习惯于缩起来睡,而且他觉得主动抱过来的Tybalt超可爱x

3. Most common argument?
他们争论生活中的任何事,从窗帘的颜色乱扔的东西到晚上看什么电影,他们几乎就没有达成过一致;不过更多时候他们是为了争论而争论,那是他们交流的方式;Mercutio和他的带刺舌头,Tybalt的阴沉火焰——一点点粗暴总是更为美味。

4. Favorite non-sexual activity?
从上所见——争吵x这是情调x

5. Who is most likely to carry the other?
Tybalt。
有次Mercutio试着偷偷把Tybalt抱起来逗他,结果猝不及防被吓的Tybalt挣扎的太厉害了以至于他们两个一起摔了下去,Mercutio朝后倒下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桌子成功的晕了两分钟失忆了大概半个钟头并且扭伤了脚踝。
之后的几天里Mercutio毫无愧疚的利用Tybalt的内疚逼着他抱着他四处走。

6. What is their favorite feature of their partner’s?
Mercutio喜欢Tybalt的头发。它们是黑色的流水,从他指间滑过,太过柔软和温顺,与Tybalt本人全然不同。
Tybalt爱Mercutio的手指,那些苍白的、神经质的、几乎同他本人一般富有表现力的手指在他说话时一刻不停的飞舞。这是双富有欺骗性的手,它握住鹅毛笔写下甜蜜情诗,也执起匕首在维罗纳的街头恶斗——现在它纠缠着他的头发,指尖轻轻按摩他的头皮——Tybalt不会用任何东西来交换这一刻。

7. What’s the first thing that changes when they realize they have feelings for the other?
总的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也就是围观群众从想把他们拉开到想把他们关在一间房里顺便锁上门而已。

8. Nicknames? & if so, how did they originate?
Mercutio每个礼拜都能给Tybalt新的昵称,不过它们都与猫有关——他最常用的还是猫王子
Tybalt一直都直接叫Mercutio的名字
【偶尔有时候他会像所有人叫他们伴侣一样一不小心蹦出来dear、honey之类的,不过他自己从来都没注意到

9. Who worries the most?
准确的说,他们两个都不怎么会担心——那是Benvolio和Julia的工作!
不过相比起来的话Tybalt会比Mercutio更多的担心一点,主要是这个词根本不存在于Mercutio的字典中。

10. Who remembers what the other one always orders at a restaurant?
不必费心去记;Mercutio每次都点不一样的想要试试有趣的,而Tybalt在所有地方都点一摸一样的东西。

11. deleted because nsfw
???
【这道题让我很好奇啊x

12. Who initiates kisses?
他们都会主动吻对方;Mercutio不理解私人空间的含义,也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在想要的时候会直接从Tybalt那边偷吻,大笑着看他被吓到的样子——在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一直这么做了。
Tybalt比较少主动吻Mercutio,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里是因为他想要让Mercutio住嘴或者停下无论他在做的什么疯狂的、带有危险性的诡异事件——他发现这方法非常管用,而且他十分享受这之后紧随的后果。

13. Who reaches for the other’s hand first?
Mercutio抓住过Tybalt的手很多次——为了逗弄,为了证明或是为了调情,而真正的掌心相贴十指交缠?
没人想到Mercutio会从那致命的恢复过来。Tybalt握住他的手虔诚亲吻掌心,向他从未真正相信的上帝,向Mercutio所爱的疯狂,向统领维罗纳的死亡祈祷。

14. Who kisses the hardest?
他们都会,不过按照比率来Tybalt会更多一点。
Mercutio经常随意的吻他所能碰到的任何Tybalt的一部分,靠在他身上侧头吻一下侧颈,单纯的亲吻脸颊——他喜欢这些漫不经心的贴近。

15. Who wakes up first?
Tybalt有早起锻炼的习惯,让Mercutio早起相当于要他的命。

16. Who wants to stay in bed just a little longer?
Mercutio。
他需要一系列漫长的仪式才能起床。
首先,一般他醒的都很早,黎明之时阳光还未重获他完全的力量,Mercutio会在半梦半醒之间更深的躲进床铺之中【现在是贴近Tybalt;在刚醒之时他都容易感到寒意,即使是在夏日中,有什么比靠近热源更容易入睡的呢?
当他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一般就已经清醒了,但他喜欢在床上再赖一会直到不得不起来

17. Who says I love you first?
Mercutio在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就说了很多次,主要是为了激怒或者嘲弄Tybalt,不过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言爱是Tybalt说的——这发生在Mercutio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他们两个成功搞再一起很久之后啦。

18. Who leaves little notes in the other’s one lunch? (Bonus: what does it usually say?)
他们都不是这种人诶、不过如果留的话应该是Mercutio
他大概会偷偷的在里面留张下流话的纸条,Tybalt会一脸沉稳实际上耳朵有些发红的把它收起来低声咒骂Mercutio。

19. Who tells their family/friends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first?
Tybalt很早之前就模糊的告诉过Julia,而在被捅伤之前Mercutio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所以就可以想象大家发现之时的震惊啦!
管不住自己舌头,喜欢肆意吹嘘自己征服逸事的Mercutio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Valentine有些受伤,他一直以为他和Mercutio告诉对方一切的秘密,但他的兄弟居然向他隐瞒了这么大的一件事!

20. What do their family/friends think of their relationship?
Val一开始感到受伤,因为Mercutio从未提起,然后是愧疚——他没有做一个更好的支持者来让他的兄弟信任他到足以告诉他这个秘密。
Romeo觉得爱就是爱了,在惊讶之后给他的挚友以祝福,Benvolio用了更长一点的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毕竟Romeo自己也爱上了一位Capulet,可怜的Benvo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Julia一开始就知道了,她早就暗地里支持Tycutio啦!
亲王之前有些怀疑,在差点失去侄子之后,他表示:你开心就好
Capulet夫妇受到的冲击,奇怪的是,没有罗朱宣布他们结婚了大;可能是他们也觉得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开心就好吧x

21. Who is more likely to start dancing with the other?
Mercutio更有可能;他喜欢在任何想要的时候哼着小调跳起舞来,拉着身边的人随着他的舞步一同大笑;况且平时他的动作里也有着舞蹈般的优雅,执匕首决斗时每个动作都赏心悦目。
相比之下,Tybalt的动作就没有那么优雅——他会那些舞会上必须的交谊的舞蹈,但也仅是会而已。他从未觉得那有什么乐趣,也不认为在除非必须的情况下有什么加入舞池的意义。
这种时候就需要Mercutio拉着Tybalt一起跳舞啦!

22. Who cooks more/who is better at cooking?
他们都不会做饭——那是厨娘的工作!
一定要说起来的话,Tybalt会一点,那也只是因为他会在出去野营打猎的时候烧烤猎物充饥而已。

23. Who comes up with cheesy pick up lines?
Mercutio的搭讪词分布范围极广,从高雅诗词到近似于粗俗的下流话——所以这当中肯定包含了俗气的。

24. Who whispers inappropriate things in the other’s ear during inappropriate times?
Mercutio在任何时候都会说不合时宜的话——大声的那种,Tybalt试着这么做反击过,但反而让Mercutio笑的更开心了。

25. Who needs more assurance?
他们都需要。
Tybalt需要相信他自己并非完全的一团糟,他的意义不仅存于Capulet的姓氏之中——他足够好;他需要有人去相信他,或许这样他就可以开始相信他自己,相信他的未来并非纯粹的暴力与血,或许他真的值得此刻他所拥有的生活。
Mercutio的问题更加...复杂一点。他带着小丑的面具,在Tybalt把舞会上的假面摘下之后看见的又是另一张假面。他把自己的脸当作面具,无畏的大笑着走过生活——一切都只是生活这场眩光舞会上的笑话,所以一切都毫无意义;他是Mercutio,他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他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做什么。Tybalt让他...感到有趣,他憎恶被捆绑住,又同时因那种稳定而感到真正的存在于此。不过他是Mercutio,我们肯定无法理解他啦,只能接受他的存在,闪光的、巨响的、充满整个空间的存在。
这两个问题儿童大概能打打闹闹不怎么互补的顺利活下去吧x

26. What would be their theme song?
Flesh
【bushi

27. Who would sing to their child back to sleep?
他们估计不会有孩子,但可能帮忙babysit罗朱的孩子。
Tybalt唱起摇篮曲的时候声音温柔而低沉,Mercutio难得安静下来不愿打破这一刻。

28. What do they do when they’re away from each other?
就是平时日常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29. one headcanon about this OTP that breaks your heart
有点长下次再仔细说吧
【默默藏起我的40m大刀

30. one headcanon about this OTP that mends it
Mercutio总是觉得其他人的冰激凌比他自己手里的好吃;Tybalt总是捍卫他的东西,这当中必然包括他的食物。
把他们两个加上冰激凌放在一起...可预计的混乱场面以及极有可能发生的food play!【bu

评论(1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