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A series of mistakes Tycutio小甜饼 1/4

狼人!Capulet
吸血鬼!Montague
仙子!Escalus


Tybalt很生气,当然,他经常很生气,不过这次可不是因为平时的那些原因,虽然这也确实事关Mercutio那个小混蛋。
在经过一切的打打杀杀,我以为我杀了你,你的挚友以为他杀了我,死前的诅咒还有情人的吻等等一系列灾难性的以Romeo吻了Juliet为开端的事件之后,岩浆终于冷却,烟雾散尽,Tybalt和Mercutio对视一眼,哦还是你这个命硬的混蛋之后,他们半公开的搞上了。
不是说Tybalt对他们搞上这件事有什么不满——他以极大的热情和Mercutio一起投入了这项活动之中,极富创意的、令人身心愉快的、像两只发情期的兔子一样,就连平时的打斗都是开车的前奏。
Tybalt气的是Mercutio身上就是染不上他的味道,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现在还是该死的半公开的在一起,所有没看见Tybalt的人都可以和Mercutio肆意调情,毕竟——他身上可没有任何伴侣的味道!
是的,Tybalt该死的想要绑住Mercutio这个小混蛋,用他的气味标记他,让所有路过的人在两里开外就知道这个烦人的混球是Tybalt一个人的!

为此Tybalt咬住他的侧颈,在他的皮肤上磨蹭着留下自己的气息,但是无论他怎么做,在第二天早上Mercutio依旧闻起来该死的只是他自己,那些燃烧的森林的气息——他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仙子闻上去像是灼烧?难道他们不该闻上去像是树啊草啊花啊之类的玩意吗?不过Mercutio就是Mercutio,永远不走寻常路,连气味都要任性的和自己的种族相背。

刚开始他们搞上的时候Tybalt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没有气味代表着不会被发现,所以他们顺顺利利的背着所有人睡在一起了好几年;而Romeo?可怜的Romeo在第一次亲吻Juliet的时候他冰冷的气息就粘附在她滚烫的狼人气味之上,无法消除,第二天就被愤怒的Tybalt闻出来了。
准确的说,Tybalt从来都不在意这些,直到有次他看见Mercutio大笑着喂一个姑娘葡萄;她含着他的手指,隔着几米他都能闻见她身上的欲望的气息。瞬间Tybalt就无比愤怒,因为她碰的可是他的Mercutio!整日疯疯癫癫不用喝酒都像是嗑嗨了小疯狗,他的!
当然啦这个时候Tybalt想要走过去拦住那个不长眼睛的、品味有待提高、试图指染别人的东西的小姑娘,然后他发现——他没有任何身份!他和Mercutio之间的关系从未明说,对方身上也从未沾染他的气息——总而言之,Mercutio是自由的,他可以睡一切他想睡的,他可以选择一切他想要的,Tybalt没有任何地位去干涉他;他们不过就是经常的、几乎天天睡在一起的、朋友?仇敌?
Tybalt被这突然的醒悟吓到了!他的骄傲受损,第一次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不长眼的人看得上Mercutio这只闻起来该死的棒极了的小疯狗!他僵硬在那里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们得原谅一只傲娇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本来自己所摒弃的、黏糊糊湿哒哒的爱情里面无法自拔了!
他的大脑当机,他的步伐停滞,表情扭曲在一个诡异的神情上——然后Mercutio就发现了他。
欢快的Mercutio对Tybalt脑内那些翻江倒海彗星撞地球的凌乱一无所知;他轻快的朝Tybalt招招手,喊着“Tybalt我们的猫王子!”
Tybalt僵硬到甚至忘了反驳——这才真正的吓到了Mercutio,于是他们成功度过了他们不是同居的半同居生涯里第一次差点发生但并未发生的危机。

Tybalt决定偷偷摸摸的先让Mercutio染上他的气味再说。
不是说好好和对方聊聊不好什么的——可对象是Mercutio!而且言辞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他会被嘲笑的,绝对的——狠狠的、毫不留情的、让他想要拍死Mercutio这个话多的小丑再自杀的那种嘲笑。

目前为止,他的成效为零。

Tybalt绝望了。
他试着咬住Mercutio的颈窝留下咬痕,他试着尽可能的和Mercutio皮肤相贴,他甚至还试着用上匕首让他们彼此的血液流出,用舌尖轻舔交缠试图留下痕迹——毫无意义,Mercutio依旧闻起来是Mercutio,没有一丝一毫Tybalt存在过的痕迹。

在大约过了两个月后Tybalt不得不承认他需要帮助了。
首先他考虑的是和Mercutio一样有仙子血统的人——维罗纳总是以她的丰富和不怎么包容的包容性闻名,但在这里有仙子血统的就只有亲王一家。
马上他就划掉了亲王的名字,虽然他很绝望,但还没有绝望到要自杀的程度。
他该和亲王怎么说?最尊敬的亲王阁下,请问您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标记一个仙子?对,我就是打算标记您的侄子,有点疯的那个——我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Tybalt的,从头发尖到脚趾都打上Tybalt的烙印。
他会被亲王捅死的,绝对的,或者是被关到某个不可名状的仙子们的牢笼之中被折磨致死。
接着他划掉了Valentine的名字。
Valentine虽然是亲王比较正常的那个侄子,但是作为Mercutio的亲兄弟,Tybalt才不相信他有他看起来的那么纯良无辜,况且他打算标记的可是Valentine的哥哥!想想如果Romeo一脸诚恳的问他该怎么标记Juliet会发生什么?
这会是一场惨剧,年轻的那个Escalus会拆掉他的,事后还要对着所有人笑他那个无辜的笑容,没人会怀疑到他身上的。
想了想后他也划掉了Paris的名字。
他本人和Paris没什么过节,之前虽然他对他打算娶Juliet心怀不满,但他的一切行为都按照礼节,向Capulet伯爵求取允许追求Juliet,在舞会上带着鲜花同她跳舞,纯洁的握着她的手——完全没有一丝让Tybalt挑剔的地方。
现在嘛,Romeo和Juliet在一起了,虽然Paris对此不满——他一直以为Juliet也深爱着他!但在了解了这是Juliet本人的意愿之后,就像所有优雅的失败者,他亲吻她的手指为她祝福。
按理说在Escalus一家里问Paris是最安全的选项,可是那位伯爵目前给他阿姨的眼神和她所投回的...就这么说吧Tybalt不是特别想掺合进这些事里。
他成功的划掉了全维罗纳最有可能给他靠谱意见知道这是为什么的三个人的名字。

他把目光转向Mercutio的小伙伴们。
Romeo不在选项列表之内,Tybalt对他的妹夫依旧不满。如果不是Juliet会生气他甚至不想维持他们之间现在脆弱的和平,而Romeo蠢兮兮的、看上去就像某些大型犬的笑容显示他显然已为他们目前已经友好相处了!这绝不可能!
Benvolio,Tybalt最后的救星,他名单上仅存的名字。
那时候对Romeo和Juliet那个漏洞百出的计划一无所知的Benvolio这次也成功证明了他对Mercutio的状况也一无所知!唯一能让Tybalt感到安慰的是据Benvolio说Mercutio身上也没染过其他人的味道。
“去问Lawrence修士吧。”
这是Benvolio最后给他的建议。

从他的内心而言Tybalt其实是不想去问这位速来以博学著称的修士的。
首先,Tybalt从来都和上帝没有什么好关系;如果祂真的有那位修士号称的那么仁慈公正,那么凭什么他的母亲要早早死去,让他的父亲在悲痛中沉溺于酒精,最后倒在某个Montague的剑下完全不顾他仅有的长子?
其次,Tybalt觉得Lawrence修士完全是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没立场没原则的老傻瓜——Juliet才这么小!还有那个假死的计划,漏洞百出,他是真的想让他们相爱在一起而不是借此弄死他们?
因此Tybalt极其不喜欢这位虔诚的神职人员,但他实在是太绝望了——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一只阴沉沉气鼓鼓的猫王子迈着不怎么轻盈的步子走向教堂,气势之沉重就好像是去通知死讯——那位修士的。
总之,这样那样,blabla,不管怎么不情愿在五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Tybalt毅然决然的,用着布鲁图斯的心情以着凯撒的傲慢推开修士的大门。

再重复一遍这事简直是羞耻play。
修士得体的表示了同情,然后开始了一大段长篇大论。
他从传说开始,第一个仙子的出现是他的入手点,然后他开始讲故事讲习俗,他讲那些远古时期的仙子是如何在不同世界间跳跃,他们苍白的、纤弱的身体和粘着磷粉的翅膀;他讲那些不准确的浪漫传说,他们的笑容从未甜蜜而善意,他们从不是那些乐于助人的小东西;他讲起仙子们是如何在现在和他们融合在一起共同生活,他谈起Escalus家统治权的由来,他描绘第一个来到维罗纳的Escalus和他金色的翅膀,Tybalt从未想到他会如此了解关于仙子的那么多零零散散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他就是没告诉Tybalt为什么他标记不了Mercutio!
Tybalt失去了耐心,猫王子眯起眼睛紧盯喋喋不休毫无察觉的老修士,他的尾巴有节律的轻点着随时准备一跃而出。
那些金色的光点前移,控制不住的小猫一下子扑上去——
“所以为什么我没办法标记他?”
这一次老修士停下了话,充满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
“仙子都是自由的生物,除非他们想要,否则永远不可能被标记。”
哦,谜题解开了,那个金色光点被证明为阳光的把戏,猫王子被打击到了——Mercutio不想要他,从没打算成为Tybalt的伴侣,甚至不想要Tybalt的气息沾染在他的身上,也从没打算过把他那娘兮兮的仙子气味粘在Tybalt身上。
“你可以试着和他谈一谈。”
老修士看着无精打采垂下耳朵的小猫这么补上了一句。
Tybalt情愿他什么都没说。
这是个多么危险的、诱人的想法!
它是背对猫王子逃跑的猎物,是阳光下一片猫薄荷的田野,是Mercutio身上不那么自然却如此适合他的、让Tybalt无法自拔只能渴求更多的灼烧气息——Tybalt被这个主意诱惑到了!
当然,这也是个糟透了的主意,因为它必然附带着低头认输、耻辱嘲笑还有可见未来里他们都变成坐在摇椅上的老头时Mercutio都会向所有不管愿不愿意听的人提起的梗。


tbc

评论(2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