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Dreamers often lie

Romeo学会了不去问Mercutio的梦境


“我看到一千个太阳的升起,贪婪的秃鹫必须吞噬其中的九百九十九个,于是和着燃烧火焰和灼烧的胃,它满足的陷入死亡;我看见一千又一个月亮的挽留,一千对情人的泪水浇灭了一千个月亮的光辉,她叹息着让那些苦涩泪水毒害它的光芒,因那是爱的伤痕,她总是爱的;我看到白雾弥漫的死寂和晴朗夜空的飞鸟,溺亡于自由,湖面下森林嘈杂又静谧——”

Mercutio,Mercutio——有着娇媚女子上半身的飞鸟叫着他的名字,四十只人首的掠食者拉着一位女王的马车,那位千面的女王有紫罗兰的眼睛。

Mercutio,她在叫他,Mercutio,加入我们。

借着一百六十只翅膀他们一同飞向月亮,苍白色精灵在上面深深扎根,她们阴冷的仪态是死去情人的不甘,她们的的歌声是逝去爱情的回响——

Romeo!我的挚友,我的兄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Romeo的神态是静默,他的嘴角是在惨白光辉下黑色的血,他的怀里有一个同样静默的女子,惨白光辉下惨白裙摆上满是黑色。
Mercutio伸手试图拉住他,Montague金色的继承人从不该苍白而失去生命光辉,而他的手却穿透了他——Romeo的眼神是麻木,是坚定,对自己所身处处毫无理解,一无所知。

你无法干扰必定的命运,紫罗兰的女王手指一如铁铸,他会出现在这——所有为爱而死的灵魂都聚集在这里;原本一千又一个月亮点亮夜空,但因爱而死魂灵的悲伤浇灭了一千个月亮的光辉。月亮本就是疯狂的,她张开怀抱拥抱死亡阴霾,于是最后的月亮也黯淡了——但太阳!她傲慢的兄弟!他是那样眷恋他最后的姐妹,所以他必定灼烧,灼烧到足够他们两个都有着明亮光辉,直到最后的太阳也消失,黑暗再一次统领大地。
四十只掠食者再一次张开翅膀,每个做梦人的鼻尖都有坚果马车内的小小精灵,用四十分钟环游世界,饮下毒药来获得生命。
要感受活着就先要死去,渴求和厌恶不过一源,恨的背面从不是爱。那些过于鲜活的梦境比起此刻反倒像是现实。

“Peace,peace,good Mercutio,”Romeo斜靠在阶梯之上笑着,抬起手表示他的落败。“我知道了兄弟,你的梦属于你。”

Romeo,Romeo,我的挚友,我的兄弟,你看不见那样隐秘的色彩,你感不到那位女王冰冷的手指;啊Romeo,要是没了我你该怎么办?

Mercutio大笑起来,因苍白的维罗纳,因过于狂乱的梦境,因此刻一切都是如此可悲的被捆绑在尘土世间。

“Romeo,哦Romeo,我的兄弟,你一无所知。”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