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授翻】一个悲剧,关乎Mercutio与Tybalt by Ambrose

关于为什么Rosa坚持要叫他们的孩子Mercutio,而Benvolio认为这是个人好主意。

Benvolio不知道。确实,这说的通,尽管她以为Mercutio会告诉他。不过在他欢快外向的外表下,他一直是最为保守隐私之人。不是说Tybalt比他更加善于表达自己,他只是有几个交付信任之人可以吐露秘密,而她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她和她的兄长一直保有着亲密联系,因此现在她也深切怀念他。

仍然,她曾以为Mercutio会把这告诉他的挚友,他一起恶作剧的伙伴。

她和Benvolio刚开始是通过分享对他们珍爱之人的记忆联系在一起,慢慢的再变得更为私人。即便如此,他们也一直避免提到Mercutio和Tybalt的关系。这是一处伤疤,是一切悲剧的起点,让他们失去了所有珍爱之人。Rosaline一直以为他知道。

几年后他们终于结婚了,她怀孕了。在欣喜之后,他们需要开始决定名字。

如果是一个女儿,当然,她会叫Juliet,这毫无疑问。当她提起如果他们有一个小男孩时,他会叫做Mercutio,Benvolio显得非常惊讶。

也许是因为她显得如此固执,尽管Benvolio本来也不反对这个主意。相反,他感到很尴尬,因为她才是那个无比强调这一点的那个。就好像她是想要取悦他,就好像她认为叫他们的第一个女儿Juliet太过于关乎她自己,于是想让他们的儿子拥有他挚友的名字来补偿他。

但这从不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争吵,他们决不关心Benvolio本该是她的主人,而她只是一个谦卑仆人。毕竟,她有着Capulet家族的财产,而Benvolio有Montague家的。从一开始他们就决定她会自己掌管她的一切。这产生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小问题,他们会笑着,在年老之际围在壁炉边,向他们孩子们的孩子来提起当年他们婚礼上的故事。

“既然我的堂兄Valentio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别说怀孕了,就叫他的小男孩Tybalt来纪念我的兄弟,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转而选择来纪念Mercutio,”她解释道,不太确定他为什么那么惊讶。“我和他只是点头之交,不过我知道他对你,对Tybalt有着怎样的意义,所以...”

Benvolio只是一脸空白的盯着她。

“...Tybalt?”漫长沉默之后他终于问了出来。此时Rosaline才知道她想错了。

当然她没什么能告诉Benvolio的。尽管她的兄长信任她,对于心之所思他仍然非常保守。这不是可以随意谈论的话题。

不过她知道的足够多了。她知道她们相爱,她知道或许他们是唯一了解彼此的人——她担心Benvolio会不能接受这一点,但他一直知道Mercutio从不仅是他表面上展现的,他有着即使是Benvolio也无法触及的黑暗一面,而他理解或许他在Tybalt身上寻求到了安慰。

她知道那些玩笑的打斗,那些伪装,那些痛苦。Benvolio希望他的朋友足够信任他、或是他自己会更加关注Mercutio真正展现自己的时刻,不过无论他展现了什么,都会用一个玩笑来抹去,避免他的问题。他只能提供自己无言的陪伴,在一切都过于繁杂而Mercutio需要他的时刻。他们从未谈论这些。如果一定要说他在Mercutio和Tybalt间看到了什么,他一直以为他看见的是两个准备斗争的男子之间的恨意,为了一切,为了生命,或是家族、荣誉,让他们在肾上腺激素上升和汗液间的瞬间能遗忘那空虚与痛苦,这毫无意义的一切。现在他看到了,这是两个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在一起的男子的挣扎,在每一次,每一击中的绝望,幻想或许如果他们伪装仇恨彼此的足够努力,或许这会成真。

Benvolio止不住他的泪水——还有泪水之后的微笑,想到Mercutio,虽然他从未真正帮到他,虽然只是短暂的,但他曾经幸福过。



几个月后双胞胎会出生,高兴的父母会告诉保姆,眼中带着泪水,他们的女儿会拥有那个她曾爱护养育的女孩的名字,她的勇敢和悲剧故事为他们带来了和平。他们会叫那个小男孩Mercutio,永远哀叹那悲伤一天。他会如他的名字一般机智无畏。他们会诅咒,会责骂,但Benvolio会永远记得他的旧友和他们曾经的可笑往事,而Rosaline会记得她的兄长曾经是如此爱他。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