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Son of Mine

这不是翻译!!!是的我终于没有发翻译了!!!然而题目实在想不出来就只能借用上次翻译的文了。。。梗源自于以前看的一部英剧,但是忘了那部剧的名字。。。


在星光之下,你看着他,你的儿子,你的小Telperinquar,即将成年,在他的庆会上欢笑,仍然如此年轻,你几乎仍然可以看见不久前那个小小的黑发精灵,有着你的眼睛——Feanaro的眼睛的小精灵,用着孩子特有的柔软嗓音向你微笑;但是他此刻即将成年,高挑的身材只比你略矮一点,工坊中花费的长时让他有了精瘦的肌肉——他早就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小精灵了,可是你总是选择性的忽略这一点。

 

你还可以记起他刚出生时的样子,你握着妻子的手,听见她嘶声力竭的哭喊,你的心中却是一片麻木——在一开始,你并不想要孩子,从小成长与一个嘈杂家庭里的经历让你渴求安静的生活,可是你的妻子,坚定的Henhelwa,想要一个孩子,而你又不愿拒绝她。日复一日,你看见她的腹部渐渐隆起,柔情在眼中闪耀,你知道在你们的孩子还未出生前,她就给予了他全部的爱。为了不让她失望,你将她眼中的光芒复制入你的眼中,在你的兄弟们向你道喜打趣时,你幸福微笑。实际上你只感到麻木。刚开始,你以为对于新生生命的渴望与爱会渐渐在你心中扎根点亮,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于是,你如一个旁观路人般麻木的看着你的亲族,你的妻子为着一个还没有真正出现的生命而喜悦。

 

“你会为他起什么名字,Curufinwe?你会如你的父亲一般把你的名字传给他吗?”你的妻子曾经问过,在她的手掌之下,你们的孩子第一次胎动。你该回答什么呢?命名是为了保留,是为了期望,你怎么能为一个你毫无爱意的东西命名呢?于是你只是对她微笑,将手覆盖在她的手上,亲吻她的额头。在你的手掌下,一个生命寄居在你妻子的身体里,消耗着她的力量,扭曲着她的美丽。

 

当你的妻子进入产房时,你在门外听见她的哭喊,然后你听见她在尖叫你的名字,如此尖锐,如此痛苦,于是你打破了所有的礼节与传统,紧握住她的手。它在伤害她,你想着。你感觉不到对于新生的期待,此刻你最想要的是进入工坊,拿起你的锤子,锻造——无论什么,只要不是身处此地。你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孩子,你只感到麻木。

 

痛苦漫长的生产终于结束,而你也只是麻木的坐在你的妻子的身边,直到她轻轻推着你,“去看看我们的孩子,吾爱。”你依照她的话,从医者那里抱过你们新生的孩子。

 

红色,丑陋,褶皱的皮肤,如果不是小小的尖耳你几乎不能认出这是一个小精灵。那东西微微扭动着,发出锐利的哭声——这么小的东西,怎么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而且还没有眼睛!

“没有眼睛?!”你的妻子一下子坐起,惊恐在她的眼中闪现,直到那笑着的医者告诉你,是金树过于刺眼的光芒使得它睁不开眼。下意识的,你伸手遮住了那锐利的光芒,于是那东西睁开了眼睛——你的眼睛,Feanaro的眼睛,带着银树光芒的灰色,你的儿子。那一刻,你看见一个生命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与爱,在他的眼中只有你的存在,你成了他的世界,你成了——一位父亲。

 

“Atto,你在想什么?”你看见你的儿子,鸽羽般灰色的眼睛里仍然闪耀着年幼者才有的光芒。“没什么,我的小Telperinquar,只是你年迈的父亲在担忧当你成年之后会离开而已。”你笑着回应。你没有给他父名,为什么要给呢?你的父亲给予你们名字,为了期望,为了传承,在你和你兄弟的身上,他的影子挥之不去。而你的小Telperinquar已经是你最完美的作品,你完全的爱的持有者,你给予他自由,不受你的影响的自由;他可以选择他想要成为的,他想学的,你会为了他任何的选择而骄傲,因为他是,你的唯一的儿子呀。

 

“我不会离开你的,Atto。”显然,他将你的玩笑当真,认真的发出承诺。那一刻双树交辉,金树的光芒开始闪现,为他的虹膜镀上黄金,你看见那孩童的光芒退去,一个成年的精灵站在你的面前,带着无比庄重的神情。你可以听见亲族的欢呼,星光照拂之下,轻松的小调开始奏响。

 

“Eru在上,千万不要,”你调笑着,“毕竟永远被一个小精灵跟着会很烦人的,仅仅五十年的时光就已让我感觉像是过了数个纪元,难以想象未来的永生还要这么度过。”你在撒谎,你永远不会厌烦,如果过去五十年你有过抱怨,也是因为五十年对于永生者而言太过短暂了。

 

你看着绯红染上Telperinquar的脸颊,“我已经不是一个小——”你用食指轻点他的嘴唇,止住他的话语,对他微笑来让他知道你只是在开玩笑。

 

“我心爱的小Telperinquar,”你刻意加重着“小”这个词,拉长语调直到看起来他打算弑父的时候,问道“你是否愿意与我共舞?”他成年之后的第一个舞,你知道如果在提理安,无数的少女都会争夺着与他共舞的权利,你们也会在大厅之下,听着宫廷乐师庄重的舞曲。但是此刻你们在佛密诺斯,听着Makalaure轻松的小调,星光温柔的拂罩着着你们。

 

他看起来有些惊讶,不过片刻就为愉快所覆盖。“是的,我愿意。”

 

于是你拉过他的双手,跳起轻快的舞步,听着他发出欢快的笑声。越来越多的精灵们加入舞池,你们也交换了舞伴。慢慢的,你走出舞池,看着他微笑。你希望此刻永留,他永远都能如此刻一般幸福。

 

你看见他抬起头,下意识的寻找着你,越过无数欢笑舞蹈着的精灵与你目光相触,然后对你展颜微笑。你看见点亮他眼眸的幸福的光芒,然后发誓在未来的永生中,你会倾尽全力,让那光芒永存。

 

“我的小Telperinquar啊,愿星光常照,光芒永存,一切美好之物都可以被保留。你的银之手将会创造历史。”你喃喃着。

 


这篇文其实还有一个已经写了一半的肉的后续。。。大家吃得下父子这口安利吗。。。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