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A Series of Mistakes 4/4

Tycutio!警告



不管怎么说,可喜可贺,Tybalt没有在半路上掐死Mercutio,亲王不用把他捉回来判死刑,又给他减少了工作量呢!

他们到了小屋的时候已经进入黄昏,夕阳拉长影子,鸟雀从天上飞过,那些伸展翅膀上每一根暗色羽毛都是自由的光辉——不知为何让Tybalt想起仙子们的翅膀,传说中粘着磷粉脆弱不堪的影子。
老修士说Escalus们都有着金色的翅膀。
Tybalt从未真正见过Mercutio的翅膀。确实,Mercutio会在某些时刻突然出现在他的窗台,而墙壁上没有丝毫攀爬的痕迹,又有些时候阳光在照射他的背部会带上说不清的扭曲,眨眼的片刻就已消失。
他看见停下嘴的Mercutio心无旁骛的看着那些归巢的鸟,它们翅膀的影子掠过他的脸将他隐藏在阴影中遮住那双过于明亮的眼睛——于是它们暗淡了,在自由的光辉之下Mercutio被困在地面,痴迷的盯着无法触及的天空。
他安静的凝望着它们翅膀的震颤,Tybalt发誓他看见地上Mercutio的影子里几近翅膀的存在,那对虚影轻轻抖动着,又消失在了影子之中。
Tybalt触及了一个太过私密的场景——Mercutio此刻离他太遥远了,他必须说些什么。他想要Mercutio看着他,看着真实站在这里的Tybalt,而不是那些Tybalt永远无法触及的世界。

Tybalt开口。
那些恨他的鸟儿成功的在他的脸上留下白色粪便。
猫和鸟是不能和平共处的。
Mercutio笑的就像是个疯子。

“哈哈哈哈哈哈被鸟捉弄的小猫!”
这个世界恨Tybalt,他再一次绝望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Mercutio转向Tybalt,他的眉毛皱起一脸嫌弃的用袖子擦掉Tybalt脸上的痕迹,接着带着恶作剧的笑意将袖子上的污渍疯狂的往Tyablt衣服上蹭,笑容明亮而鲜活,眼中只有Tybalt的倒影。
Tybalt再一次陷入了爱情。
如果他是Romeo,现在他就会开始关于爱的长篇大论,单膝跪下亲吻Mercutio的手指——可他是Tybalt。
就像有无数的爪子在挠着他,他沉稳的拍开Mercutio乱蹭的手——
毅然决然的就走到溪边打算洗脸。
无论如何猫王子就是猫王子,小猫都是热爱清洁的!脸上的那块痕迹让他难过极了!
他用水的亲吻洗去脸颊上那些开始变硬的白色,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把后背留给了Mercutio!
虽然Mercutio总是称Tybalt为猫王子,但事实上他自己也有颇多猫科动物的特点——比如他这辈子都不会好好站着,比如他总是对各种会动的东西充满兴致以及作死的好奇心,比如千万不能毫无防备的对他露出后背。
Tybalt忘了这一点,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
Mercutio冷静的趁机把他推到水里。

事情总是以一系列灾难性的事端开场,再以更加不可思议的悲剧结尾,Tybalt已经看穿这一点了。
现在他和Mercutio瑟瑟发抖的裹着两个人仅有的毯子饿着肚子靠在火边烤火,他们的衣服在差点不小心被烧毁后湿哒哒的扔在一边滴水。
一开始,他真的就只是想带着Mercutio来这里袒露一下心声,说不定附带一个月光下的野外play什么的【对的因此他还多带了一条毯子——总是要做好准备的嘛、万一呢】
他想过会发生无数种意外,想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应对,以为这一次终于能成功,结果命运却沉稳的又给了他一巴掌。
当他终于疲惫又滴水的和Mercutio从小溪里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片空旷的土地,除了马蹄印之外完全看不出这里曾有马匹呢!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黑暗中的森林无论如何平静诱人也不要进入她的怀抱,Tybalt的父亲告诉过他。她是黑色的河流,不带声息的吞噬每一个愚蠢到试图揭开她面纱的凡人。
再加上他湿透了的衣服,他没办法去追逐已经带着他们的包裹跑到不知道哪里的马,只能用颤抖的手指打火点燃壁炉。似乎有些愧疚的Mercutio热情开始把他们的衣服架起来烤火,导致了差点熄灭还不怎么旺盛的Tybalt好不容易打的火。
Mercutio灵巧的拉回盖着滴水衣物几乎倒下的支架让火烧的大一点,然后支架上Tybalt无辜的内裤就牺牲在了火里。
Tybalt和Mercutio沉默的蜷缩在毯子里,目送他的内裤尽到了自己最后的责任燃烧自己给它的主人带来暖意。
Tybalt感到了很不公平。
所以他也把Mercutio的扔到了火里。

Tybalt还没有欣赏那块布料被灼烧多久就被Mercutio推到在地,那个小混蛋敏捷的用自己的体重压住他让他不能把他推下来。
是的,Mercutio没有忘记那条毯子;他正披着它,高居临下的盯着Tybalt,嘴角牵起露出牙齿的威胁。
这是支熟悉的舞;他们进攻试探,他们撕咬抓伤压制彼此,皮肤紧贴间的热量,心跳的疯狂跳动和难以预知的下一刻,整个世界都仅存于此,为了傲慢,为了占据,为了生命最本源的冲动——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Tybalt知道他要怎做。
他用威胁回报威胁,用压制回报压制;他就想所有任性的小猫一样抢过了那条毯子——那本来就是他的!
现在Mercutio被捉住了——壁炉火焰将皮肤映出暖色,他大笑着,支起上身按住Tybalt,舌头代替曾经维罗纳街头的匕首争斗着,用上牙齿轻轻研磨Tybalt的下唇作为停手的橄榄枝。
Tybalt拉住Mercutio的头发逼迫他露出苍白脖颈寻觅那些让他疯狂的灼烧气息——
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对。
他好像忘了一开始的来意。

“我想标记你。”
多么平铺直叙,又简洁明了的一句话!和Tybalt一开始预想了许久的【他还参考了Romeo教他的那些玩意偷偷写下来打了草稿的】完全不一样呢!
他说出来的时候就想给自己一拳。
这听起来就好像是一时脑残完全不经思考顺口一说一样。【虽然也确实如此。

他能感到Mercutio颈部皮肤的轻颤,像是在忍住某种笑意,向后更仰了一点贴住他,手指埋入Tybalt的发间。
“Then...mark me.”

他完全没理解Tybalt的意思。

Tybalt感到了很绝望。他当然想要按住这个小混蛋继续下去,但他必须——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决定自暴自弃自由发挥再相信一次命运;闭起眼睛几乎能看见命运对他的狞笑。
他清了清嗓子。
“不——我想要标记你,用我的气味。”
他能感到Mercutio瞬间僵硬了。
他推开Tybalt坐起来,侧头盯着他。
Tybalt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生物,火焰给了他不同往常的暖光,但不是这个——那种古怪的神情,Tybalt无法解读他的脸。
Mercutio是优雅而灵巧,每一动作里都带有风的流动,直到现在。不自然的僵硬,就好像有人踩过他的坟墓,浅色的双眼是一月冰冷的湖面。

“Catpulet,”Mercutio的嗓音低沉而缓慢,这熟悉的称谓也不能扫去Tybalt感到的寒意,“你不知道你在要求些什么。”

Tybalt,傲慢的,易于被激怒的Tybalt也同样不在任何挑战面前退缩。
“我知道我在说些什么,Escalus。我想要你,你这个疯疯癫癫的小混蛋,审美糟心时时刻刻都在作死,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满足总是索取太多,永远都在边界上跳来跳去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桶会落下会发生什么——我想要你这个该死的、娘兮兮的仙子的屁股每天都出现在我的眼前烦我,我想要你——Mercutio Escalus身上每一寸都打上Tybalt Capulet的烙印,没人会怀疑你究竟属于谁。”
虽然这听上去就像是一个有些占有问题的偏执狂,不过Tybalt觉得这很好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啊,那你是想要Mercutio的自由!”
Mercutio的手指依旧冰冷,指甲从他的侧脸划过提醒他自己依旧有着爪子。
“贪心的小猫,我为什么要让你捆绑住Mercutio?你必须得付出些什么。”
Mercutio贴近他,呼吸着一月厚重雪层的寒意。
“Tybalt Cat——Capulet,我的猫王子,你永远无法如此轻易的就夺去仙子的自由。你瞧,要想标记我,就得让我先标记你——而仙子的标记是个危险的东西,你愿意支付这个代价吗?”

对未知的恐惧,对陌生Mercutio几乎本能的不安,但Tybalt下定了决心。
他早已做出了选择。
“当然。”

“Tybalt,Tybalt,现在你是如此自信;猫王子,你甚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我标记了你,如果你不够爱我,如果我不够爱你,ah,Tybalt...”
Mercutio压低了嗓音,他的双眼是月光下看似平静的湖面——

“你会秃头的。”

???
Tybalt心中充满了问号。他做好了付出灵魂或者诸如此类有着严肃后果配得上Mercutio的可怕语气的东西,结果是这个?
Mercutio的眼神无比认真,Tybalt只能看着Mercutio的一头乱发猜测大概头发真的对着一个仙子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吧。

他模仿着Mercutio的慎重握住他的手。

“是的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原谅他,他实在是不能一脸严肃又正直的说出“秃头”这个词。
于此同时他想到了尊贵的、强大的Escalus亲王的头顶...
他有了些不能好了的猜想。

Mercutio低头审视他们相握的手,又抬头看向Tybalt,那双一月冻结湖面的眼睛之下群鱼游动依旧。
“邀请我,请求我标记你。”

Tybalt的本能是抗拒,是推倒这个小混蛋告诉他Tybalt不会低头,但是——他知道他真正需要些什么,即使这很可能导致他未来漫长人生中都被Mercutio嘲笑逗弄。

“Mercutio Escalus,请你...标记我。”

Mercutio靠近他,冻结的湖面冰层裂开,他听见那些崩裂的低响,他感到Mercutio的呼吸;Mercutio捧住他的脸,温柔而纯洁的亲吻他的双唇,冬日的最后一片雪——这之后就是春天,树木抽动生长,鸟雀啼鸣,泥土里有着雨水的气息,夏日森林野火疯狂的灼烧——他闻到了Mercutio的味道,印刻在自己的皮肤之上,还有Mercutio身上他的气息,温暖的、带着麝香和胡椒的动物性气息,尖叫着Tybalt的存在。
Tybalt和Mercutio,Mercutio与Tybalt,他们的气味相融,他们的命运交缠,他们被绑定在一起直至尽头。
Tybalt睁开双眼,Mercutio正看着他,眼中只有Tybalt的影子。
自Mercutio的眼中他看见他自己,他感受Mercutio的手碰住他的脸的触感,通过那新建的纽带他透过Mercutio的双眼感到他心无旁骛的注视——他感到...
Mercutio是如此爱他。

“不去摸摸看你的头发还在吗,我的猫王子?”
这是他熟悉的那个Mercutio,嗓音中都带着笑意,夏日的维罗纳,必须要打破一切寂静用自己的存在塞满整个空间的Mercutio。

“不。”

他侧头吻住Mercutio,他曾经的仇敌,他现在烦人的、讨厌的、永远都管不住自己舌头的伴侣,他的。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了答案,毕竟——Tybalt和Mercutio,Mercutio与Tybalt,他们相爱。

这是属于他们的故事,由仇恨开头,用嘲讽和血腥书写,添上阴暗小巷相拥的暗线,差点用死亡结尾——之后画风突变,充满了意外打脸各种flag——但这是他们的故事;到了最后,这是个关乎爱的故事。

【顺带一提,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打上了Explicit的标签 XD

End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了???”
“对啊——我亲爱的猫王子,说真的你一点都藏不住事!你的表情太明显了,我只是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已。”
Tybalt很生气,Tybalt感到了被戏弄与被背叛,在成功互相标记的第一个钟头他就在开始思考该怎么解绑,但是想到秃头之后以后月圆...所有人都能看到一头没毛的狼在狂奔,那太可怕了。
他能怎么办呢,他已经和Mercutio绑扎在一起了。
他只能恶狠狠的吻那个小混蛋,夺走他的呼吸咬伤他的嘴唇,最后又咬住他的后颈按住他,不过嘛——这都只是细节问题了。


真· End XD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