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A Series of Mistakes Tycutio甜饼 2/4

Tycutio警告
狼人!Capulet
吸血鬼!Montague
仙子!Escalus


机智的Tybalt决定先让Mercutio认输。
他决定开始追求Mercutio,用自己的浪漫感动哭他,然后之后的一切都好说。【他确实会弄哭Mercutio的,不过是这样那样的方法问题而已;他漫不经心的想起来某次对方眼角下意识渗出的泪水,以雄辩著称的舌头尴尬而失言,决定今天晚上再试一次,那些浪漫的追求可以慢慢来。

Tybalt Cat——不,Capulet有很多优点;他是海上翻涌的巨浪,他是全心全意灼烧的火焰,像所有的猎犬一样认定了目标就绝不松口。他是很多东西,但是浪漫追求?不,这不是他的一部分。当姑娘们都争着要躺到他的床上时,他从未看出这有什么必要——现在一贯不用考虑这些东西的Tybalt遇到了难题,要怎么追求一个疯子?
他起先考虑了一下按照他们的礼节先去求取亲王的赞同,然后再邀请他去舞会什么的,脑补之后感到一阵寒意,就迅速放弃了。
起先,亲王?原因同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而且Mercutio去什么舞会需要邀请?这个疯癫的混蛋从来都是看着自己的心情随意来去,从来都不需要邀请这种东西——Mercutio和畅饮的酒水、大量的人群混在一起绝对是个糟透了的组合。无数匪夷所思的恶作剧,只要他想要就能消失在人群之中的某个小丑,还有大量的、未婚的、在寻找伴侣肆意调情的姑娘们——仔细思考后Tybalt决定他需要帮助,再一次的。
他决定去找之前被划掉名字的Romeo。

Romeo——一个冰冷的、早就该陷入永恒睡眠的、诱拐未成年少女的害虫,Tybalt目前最讨厌的但却不得不与之维系脆弱平衡的Montague家继承人。无论如何,在仅有的不怎么靠谱而且最不可能嘲笑Tybalt的人中,Romeo是最有可能给出好意见的。
在他同Juliet结婚之前,Romeo几乎是全维罗纳所有少女的最爱;他写温柔情诗在她们窗台下唱歌,柔软的头发垂在肩膀露出梦幻笑容——而且他还是Mercutio的小伙伴!如果他不能给出什么好意见的话,Tybalt怀疑没什么人能给出意见了。

这又是一次羞耻play,但至少Romeo看上去听的很认真,而且充满了理解的、Tybalt根本不想要的兄弟情谊。
Romeo给出了很多建议,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
他开始向Tybalt传授他的诸多经验,比如要坚持不放弃不抛弃持续磨下去总能成功的,比如在郊外月光下亲手做的浪漫晚餐,偷偷塞到对方窗檐或门缝下的情诗,比如Mercutio其实更偏爱茶而不是酒,松木燃起的气息让他愉悦。
在Romeo的帮助和鼓励下,他成功的写出了生涯里的第一封情诗。
“至少韵脚都合上了。”
这是Romeo的评价。

无论如何,他的计划开始了!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作为一个几乎没有进过厨房的人【那是厨娘的工作!他才不用亲自来呢!】在野外烧烤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他的父亲给他留下了一栋林中的小屋。
小时候Tybalt的父亲会带着他在那片苍绿色的森林中狩猎,他的小马要跑到最快才能跟上父亲雄马的步伐。没有带任何仆人,他要去自己去林中捡起晚上要用到的树枝,就是在那里他的父亲教导他关于多变的森林,那些鸟雀鸣叫的含义,不同猎物走在地上留下的脚印,林间蒸腾起的雾气和树的阴阳面。在晚上他们会点起篝火,兔子或是山鸡剥皮洗净之后串在树枝上刷上油,撒上香料发出诱人香气。这时候他的父亲会正大光明的给他如果母亲在的时候绝对不会让他喝的红酒。
在母亲死后他从未踏足这座小屋,只有忠诚老仆依旧定期来这里打扫。不知为何某种直觉告诉他——就是这里,他会带Mercutio来到这里。

按照Romeo的说法,他首先去花市那里买了一大捧花,插上邀请放在Mercutio的窗台。
【Tybalt不是很想回忆起半夜里发现自己绝对不可能夹着那捧花爬上Mercutio的阳台只能顺手把它插在身后的衣服里不遮挡视线的绝望。
像所有的绅士,他沉稳的在约定时间前的半个钟头就等在了Mercutio家门口。
然后他等了一个钟头。
然后他又等了一个钟头。
然后就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期间他承受着无数路人探寻的目光和亲王出去又回来时不解的疑惑。
猫王子的耐心已经变成绷紧的细线,在亲王家仆人小心翼翼的一眼之后,他等不下去了!他要亲自上去和Mercutio这个小混蛋讨个说法。
他怒气冲冲,整个地狱都跟在他的身后;他横冲直撞,看惯了的亲王家仆人甚至都懒得拦住他;他一把拉开Mercutio的门,发出了一声他事后从来不愿意承认的少女的尖叫。
Mercutio Escalus,Tybalt不得不承认英俊而美好的Mercutio和他自己号称他的脸是“神迹存在的证据”的Mercutio Escalus现在整张脸都发红肿起,透过解开两个扣子的衬衫Tybalt能看见那些红色都甚至蔓延到了他的胸口。
“猫王子!”
Mercutio委屈极了。
“有人想要捉弄Mercutio,甚至还想嫁祸在你的身上,在那捧该受诅咒的花上留下了字条!哈!等我好了之后,我就要报复回去!看着吧,Tybalt,Mercutio会弄死那个混蛋的!”
看着因过敏躺在床上但依旧非常精神的计划着复仇,眼里满是在Tybalt眼中扭曲而可怕的乐趣的Mercutio,他不是很想说出那捧花真的是他放在那里的。
心怀鬼胎内疚不安的Tybalt觉得他要做些什么。
于是他在亲王家蹭了一顿午饭。
在号称是照顾无法出门的Mercutio其实是在给真正照顾他的女仆医师添乱之后,他又惴惴不安的蹭了一顿晚饭。
最后他又蹭了Mercutio的床,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Tybalt躺在床上,趁着Mercutio睡着了偷偷把他的头发绕在自己手上,看着那些留长了的红发是何其柔软的蹭过他的掌心。Mercutio需要剪发了;自从从那几乎致命的伤口恢复之后,他就没有剪过头发了。
半长发的Mercutio看起来年轻而无辜,几乎就像是那些教堂壁画上的天使——如果那些天使也睡了大半个维罗纳并以恶作剧闻名的话。
Tybalt用自己带着茧的手指描绘Mercutio依旧泛红的皮肤。谁能想到,一个仙子会对花过敏?不过那些几乎退去的红色让Mercutio看起来更真实了;更多时候,他是仙子特有的、和那些吸血鬼们毫不相同的、几乎透明的苍白且无血色,如果不是他太过鲜活的笑容,就好像下一刻即将从这个世界消失,如Lawrence修士所说的那些古时跳跃在不同世界的仙子一样,干干脆脆不留痕迹的消失在空气之中、消失在Tybalt面前。

Mercutio从来都是生命和火焰,即使是在垂死之时他也大笑着,诅咒着,说出最后一句糟透了的俏皮话。
那把匕首从未真正打算伤害过Mercutio。
这本来就是如多年来他们在街头比起真正打斗更像是炫耀的游戏;那把匕首丝毫不带花样打旋,只是直直的捅过去;Mercutio本能轻而易举的挡住,如果不是Romeo突然出现挡在他们中间。
Tybalt在瞬间就知道他的匕首命中目标,捅入了什么东西。Mercutio捂住他的伤口诅咒,有片刻Tybalt完全不觉得发生了什么;一个划伤,或是匕首尖浅浅的割伤——毕竟Mercutio依旧还是如此的...鲜活 。
下一刻那样鲜活的假面就迅速衰败,他闻到空气中铁锈的血;像是被暴徒压伤的紫罗兰,虽然依旧美好,但死亡已经不可避免的出现在Mercutio的面容之上,最后无力的倒在Romeo怀里。
Tybalt甚至没有试图推开Romeo维护自己。
然后事后他被Mercutio狠狠的嘲笑了。
“Tybalt,Tybalt,我们的猫王子甚至都推不开Romeo毫无章法的匕首!你的小爪子也不过如此——”
在Tybalt正打算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不管自己受伤与否先拍死这个五十步笑百步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小混蛋再说的时候,Mercutio用一个吻止住了他。
“My own prince of cats.”
Tybalt发现他并没有还嘴的心情了,悲哀的发现Mercutio也发现了这一点正在偷笑,于是他只能气鼓鼓的按住Mercutio的后颈咬住他的嘴唇。
至此之后他们就半公开的搞上了。

现在这个发红的、即使是过敏也依旧烦人的小混蛋终于闭嘴不再聒噪了,陷入梦的国度。Mercutio,和一开始Tybalt猜测的并不同;当他睡着之时就仿佛陷入了短暂的死亡,很少有动作,几乎无法听到他的呼吸,心跳也缓慢下来——即使在这样寂静的夜里Tybalt也必须集中注意力才能听到。
第一次Tybalt注意到这点的时候他差点以为Mercutio这个小混球在睡梦里死了,迅速摇动Mercutio试图祈求奇迹让他睁开双眼——然后Mercutio的眼睛就睁开了。
那是双明亮的、浅色的、充满了不解与困惑的双眼,Tybalt从未如此感谢和他关系不太好的上帝和不怎么爱他的幸运女神——接着他就被咬了。
毫不留情的、用力的、留下了带血伤口的那种。
显然上帝和命运女神依旧都不怎么爱他。
显然Mercutio并不喜欢半夜被突然摇醒。
不过这真的不能怪Tybalt!虽然他们背着所有人睡在一起了好几年,但他们从未真正在对方身边入睡——从未肢体安静的纠缠在一起等待日出的阳光,从未皮肤纯洁相贴就只为靠近对方。
所以,当依旧恢复中的Tybalt和Mercutio睡在一起时,Tybalt的恐惧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尽管Mercutio并不这么认为——他的牙印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那个小混球咬完了之后就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朝Tybalt翻了个白眼继续睡了,留下非常想怼回去但看着对方眼眶下的青紫而忍住的Tybalt独自生气。

Tybalt觉得自从认识了Mercutio之后他就一直承担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心累。
他总是这样;一面撩拨着Tybalt,却又大笑着给予几乎模凌两可的回应——Tybalt从来都不知道向自己扑来的Mercutio是在索取一个吻还是一场打斗,一个接住他的拥抱还是捅入心脏的匕首?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是自己,Mercutio究竟想要什么,只能不得不跟着他的舞步前行。
那些金红的睫毛在月光下是暗色的,盖住脆弱的眼下皮肤,作出某些安静的伪装——一只真正的、同幻想中一样的仙子。
仙子跳跃在不同的世界,老修士的话在他耳边响起,是否现在Mercutio就行走在另一世界,是否他即将逃离?在疯狂的片刻里Tybalt只想摇醒Mercutio;现在这太过安静且僵硬的存在几乎是个陌生的生物。

Mercutio睁开眼就随意的把他拍下去。
“虽然生物的本能就是崇拜美好,但是,我亲爱的Catpulet,能不能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能感到你的视线的,猫王子——而且你的眼睛在泛绿光?月圆难道不是上个礼拜的事情?”
Tybalt有点开始后悔自己的伤感春秋并打算立刻强行还嘴怼死这个小混球的时候,Mercutio凑过来在他的颈窝里蹭蹭,显然他决定Tybalt是个不错的窝,直接钻到他的怀里闭眼示意自己已经睡着了。
Tybalt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他只能抱着这个给他带来无数烦心事的噩梦,透过皮肤感受他缓慢微冷的呼吸陷入沉眠。


tbc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