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授翻】Confined Sessions by drcalvin C2

匈罗朱警告

如果亲王提前到场会发生什么?

C2

"你有没有玷污她?"

他们一起看向那同样被关在此处的囚犯。

靠着墙,Tybalt蹲坐在脚踝上,手臂环绕膝盖。他朝Romeo皱眉,带着被拒绝糖果的小男孩的阴郁不乐的神情;只有他身上紧绷的肌肉才暗示了若是答案不遂他心意之时暴力的威胁。

“我不会这么做。一切都按照礼节:修士在上帝面前将我们的手捆绑,Julia的奶妈是我们的见证人。”

Mercutio对之报以嘲笑,而同一瞬间的Tybalt也翻了个白眼。Romeo忍住了一个不适宜的轻笑。他用问题藏住他的逗乐。“为什么要这么嘲笑一个上帝的仆人?我从未有过怀疑他诚实的理由。”

“这,我甜蜜的Romoeo,是因为此刻你陷入永恒的爱情,而对你的旧日情人们毫不在意,就像主妇扫过购物清单。”感到Romeo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或是说Tybalt的怒视,Mercutio赶紧加上:“啊,确实,在你的心仅属于Julia一人之前,你从未言及婚姻,直到昨日。而至于修士,这很简单,对于一个上帝的仆人,他太过爱听肉欲之罪了。”旋转至边上,Mercutio微微欠身行礼。“尤其是那可怜的悔过罪人有着灵巧轻快的舌头,被他的渴求驱使着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夜夜品尝她们的美好花蜜,直至白日醒来。带着清醒的冰冷明晰,他意识到罪孽在他灵魂上的重担一如无辜玫瑰上闪烁光辉的露珠。进一步他意识到:他的弟弟会把他从家里扔出去,除非他去忏悔。”

爱,破碎的希望,但依旧他是Mercutio;能再一次因他而感到疲惫恼怒几乎是种乐趣。“多糟糕。我确定你每次重复那些采花经历绝对是件苦差事。”

Mercutio没有气馁。“那难道我我,这可怜之人,要在上帝面前藏起自己的罪孽?不,Romeo,除非你希望我在死亡之际落入更深地狱——不过为了偷尝一口你的花蜜,我会,且是愉快的这么做——你不能因为我考虑全面而怪罪我。”

他朝他眨眼睛,睫毛疯狂颤动着并灵巧行礼。尽管Romeo接住暗示而笑起,他知道他的愉快仅一半为真,另一半则是面具;更伤他的是Mercutio也注意到了。或许是无聊于轻狂逗乐,既然它们已经失去了意义,他的言词指向了一条更为危险的道路。

“或许我们该问问我们在这里的伙伴为什么他会怀疑修士的美德?”Mercutio拉长语调慢悠悠的说道。柔软灵巧,带着他此刻裸露状态不该有的优雅,他在Tybalt面前走了一小圈,踩在冰冷石地如同走在仅为他一人享受而铺就的最为昂贵美好的地毯上。

或许让Mercutio继续并不明智,但Romeo仍然因在这牢房之中所展现揭露的而不知所措——对于Tybalt秘密的好奇能让他分心不去想他是如何伤害了自己最亲密的挚友。于是他等待并聆听着。

Romeo之前从未真正把Capulet家族的Tybalt想成一个完整的人。他只在Verona所象征的斗争之中见过他,把他当做街上打斗和私下决斗的幽灵。经过这么多年,他的轻蔑诅咒和丑陋言辞已经重复的太多,Romeo几乎忘记了它们的真正威胁。一直以来仇恨包围着Tybalt,一段极少关注的背景音,像是夏日蜜蜂嗡声和弥撒前的教堂钟声。

直到现在,Julia为他的生命带来了一首不同的歌,Romeo才开始发现他的城市的歌声有多么丑恶——蜜蜂从天空坠落,在仇恨的秋日中死去,与此同时钟声为了这些仇恨的牺牲者们悲悯响起。在这肮脏牢狱,那曲调已经变得完全不协;Mercutio,他永在笑着的伙伴,将苦痛掩藏在讽刺妙语之下。Tybalt,Capulet的利刃,也亦有着他自有的曲调,不只是毫无意义的暴力;通过聆听,他听到了愤怒之下的悔意,在他心中,无论是否愿意,同情怜悯开始浮现。

借着Julia的光芒他的双眼睁开,通过此他发现了自己曾经的盲目。现在Romeo竭力想要去聆听,去看见,或许甚至去理解他们,于是他等待着,希望这不会以血收场。

Tybalt又开始皱眉了,阴沉安静且保持不动,除了他的下巴,在Mercutio长篇大论的指责演说下不停收紧。

“他不可能想听你说那些你可笑的小秘密们——尽管我确定你有这不少这些玩意,哦你这轻率鲁莽之人。但是,我们的修士,我们罪孽的保管者,有着更好的品味;看看他是如何甚至看不上我们这位年轻Montague家继承人的忏悔!不,你的嚎叫不会让他感兴趣——除了在黑暗中乱叫的公猫,你还是什么?”Mercutio一指按着自己闭起的嘴唇,嘲弄模仿着哲学家冥思的姿态。“或者说你敢忏悔你真正的罪恶?不,不,甜蜜的Tybalt,别这么瞪着我;你会把她的秘密带进坟墓,我们都知道这个。或者至少说是妓女的床上,酒和疾病让你睡的太深,好奇的手指趁此偷走你的秘密。”

当Mercutio在他的胸口划过简单线条之时,Romeo再次想到了那个挂坠,不安开始增长。但他依旧等待着。

Tybalt的指节开始变白,每一肌腱都紧张颤抖,尽管他克制着自己没有移动。

因没有回应而失望的小小撅嘴,Mercutio又开始尝试另一个攻击的角度。“我好奇,这究竟是不是因为他对欲念故事的渴求冒犯了你?这听上去不现实,对一个徘徊于妓院——或者它外面的小巷——跌进任何床上,和女仆虱子一同共享肉体之人;对,甚至是带着虱子的小伙子,如果他感到足够的不悦。这些结合毫无激情,它们的重述也无法让人感到性奋——哈!抱歉,我不是想嘲讽你,我刺人的朋友,但确实比起使用言辞你更喜欢用利剑取而代之,而你的利剑…啊,在它那些花哨的打旋的份上,也就只把你送到了这间苦闷牢房,不是吗?我怀疑你也没有把它的进攻戳刺用的比今夜更有趣过。”查看着自己的指甲就好像那比Tybalt开始阴沉的脸色更有趣,Mercutio嗓音沉稳,当他问出下一问题。“如果不是激情欲望,你忏悔的是谋杀之罪吗?”

“什么?”Romeo困惑的眨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头一次完全无视他,Mercutio继续着,带着尖锐的入迷他的目光注视着Tybalt。“为什么,你就像完全不理解一样盯着我!这问题难道太复杂了你跟不上?你的故事毫无价值,你的欲求平凡无奇——除了那个你情愿割掉自己的舌头也不愿提及的人——你仅有的闪光就是你的愤怒。坦率地说,我承认这个:它们确实灼烧如同炼狱之火。所以我问你,被切去利爪的猫王子,你曾经是否拔剑出鞘过?你是否用你的利刃占据你父亲的生命,仅在他使这个可怜男孩失去父亲两夜后?”他向Romeo侧头,尽管他的注意力丝毫没有转移。“这是你的罪孽吗——即使是我们的修士也无法赦免的血迹?”

生锈:这是Romeo在Tybalt笑起来时想到的词。生锈且从未使用;他的诚实与惊讶是尴尬而丑陋。被关在这小小牢房之中,它们都毫无疑问的存在。

“你认为我杀掉了自己的父亲?”他问道,由于靠着自己的膝盖说话而声音模糊,再一次躲避在长发和消瘦四肢下。“你敢——啊哈,机敏的Mercutio终于瞄错了方向。我该猜到的,哈,什么人,任何人。像你这样的恶心粘虫有足够多的敌人来听你说话!”

“带着些保留,我可以曲身到牡蛎的程度,毕竟至少据说它们能点燃激情的火花。但是粘虫既不敏捷又不好看,因此我拒绝,我否认;Mercutio不会忍受这样的诽谤!”

“你觉得我会在意?粘虫,傻子,鱼头的混蛋,我乐意!”

“你说出了很多话,但是否认,我没听到...”

看到Tybalt的拳头再一次捏紧,Mercutio改变站姿,手臂准备着出击膝盖打开。Romeo站起来,好奇这是否就是他们一直在走向的结局。

接着Tybalt抬头,向他们呲牙;不是一个笑容,但也不是一个进攻。“你根本看不到事实,除非它跑出来咬你一口,不是吗?当老Montague的伙计们这么热情的想要报仇我根本不用做任何事!所以你认为为什么亲王会听从Capulet家族的抱怨把那伙人驱逐出Verona?”

“啊,好吧...人总是要有希望的,”Mercutio开玩笑性的叹息一口。“这本来会是一个解决我我困惑的好理由:为什么Tybalt会憎恶上帝的仆人?不可能是因为他嫉妒他的美德,我们的修士自己也日日纠结于此,因此不会惹恼我们这些罪人们。这不可能是——”

“哦,闭上你的臭嘴!”Tybalt猛击石地,就好像他把每一个词都捶打为武器。“我有我自己的原因。很简单:那个修士号称了解草药和上帝之道,喋喋不休的说着它们但是这两者都一点用都没有!”他向Mercutio啐一口,以着敏捷的脚Mercutio舞蹈般跳出了范围。“我喝了他调和的药剂,每一瓶都比前一瓶更恶心——没用!我听了他的祈祷他的赞美诗还吸那他焚烧的该死的熏香但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第一次,Mercutio没有什么回复;他张嘴仿佛是要说些什么,但又闭起转头抬起盯着石顶。Tybalt也静止不动,他的言辞消散只剩沉重呼吸和发白的紧握手指暗示那些情感依旧在他心中翻滚。

Romeo看着他们两个,不太确定两个如此不同的灵魂是怎样共享这同一苦涩。

于他而言,修士一直是个好人。就算他有疑虑他的药物不是一直管用又怎么样呢?没有药次次管用,也没有祈祷此次都会被回应。他的目的源于善意。他帮助Romeo得到了Julia;没什么能比这圣洁行为有意义。

“我是一个反常之人,”Mercutio宣布着,“一个行在你单纯的小脑袋无法跟随也理解不了的道路上的自由灵魂。”他向Tybalt轻蔑的摆摆手指。“这可怜的家伙只是疯了;被他灵魂上的罪孽所驱使,毫无疑问,迷失而受困。”

“不比这个城市余下的其他人更加疯狂,”Tybalt咕哝着。

对Romeo来说,这比起Mercutio所描述的拒绝,更像是疲惫的接受。迟疑的,他清一下喉咙。“即使你不信任修士的言辞,也不愿信任一个Montague的话…我依旧向你保证我对于Julia的想法,还有我的行为都是光荣可敬的,并会一直保持如此。”

“闭嘴!你无权提起她的名字,而且你居然还敢想象去触碰她——”

直至Tybalt的指甲掐入手背,Romeo才意识到他受伤了;掌心皮肤太过脆弱裂开,透明液体凝聚指尖。

“我死都不会允许这发生!”他咆哮道。

“那就务必,”Mercutio的回答柔软一如丝绸,“死!”

看到Tybalt从墙壁弹起,嘴唇张开发出无声怒吼,身体展开如同鞭子,就像是看着教堂石壁上的恶魔石雕突然间获得生命:可怕,但又因那纯粹的怒火而使人着迷。Mercutio抓住他,在那攻击下如风暴中的杨柳低垂,又旋转着把他们两个一起摔在石地上。Tybalt在下面,Mercutio在他身上,他们的眼睛都同样为怒火点燃。尽管Tybalt因落地而呼吸紊乱,他用手指攥住Mercutio的喉咙用力收紧。他的另一只手,受伤的那只,被Mercutio抓住,用着他的体重把它按在地上。他的左手抓住Tybalt的脸,慢慢用拇指向上在他的眼下施力。小丑的面具从他脸上落下,一如Tybalt般深沉的愤怒充斥Mercutio的明亮双眼。

“你们两个都失去理智了吗?”Romeo吼道,“你不能——不,让他走!”

没人听他的。当他试着把Mercutio从他的猎物身上拉开,他只是让Mercutio失去了他对于Tybalt的控制。抓住这个机会。Tybalt成功收回了他的手,双手用力一起试图掐死Mercutio。

“Tybalt!”Romeo跪在他们身边拉他的手臂。但是Tybalt的肌肉如同钢铁,疯狂充满了他的笑容;Romeo的动作只是徒劳,他再一次听见了Verona中大声要求的仇恨曲调充满这阴暗牢房,死亡和仇恨,这魔鬼的舞步没有尽头,

即使是被困住,Mercutio也并非毫无进攻力。他的拳击震惊了Romeo,对被脸上打了一拳的Tybalt更是。尽管Tybalt咒骂着转向一边,他保持着手上的控制用力推向Mercutio,膝盖按着他把他固定在身下,用体重压制住他并在手上施力——指甲手指掐入气管周的柔软皮肤,不去管砸在肩膀上的拳击——他继续夺取Mercutio的呼吸与生命。

Romeo必须迅速打破Tybalt的禁锢。跪在他们边上,花了半秒钟去感激Tybalt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有注意他,Romeo甩动自己的手臂,从肩膀开始动作;他曾经的老师教导他若没有利刃,那么便把自己的手臂作为武器。没有瞄准Tybalt的胸或是脸,Romeo击在手肘的脆弱之处。

他控制了自己的力道,不想真正弄伤Tybalt,但依旧当Tybalt痛呼出声放开Metcutio蜷缩起来保护自己时,他感到了一种恶意的满足。

Mercutio——大笑的,喜欢逗趣的Mercutio,舌头向来比他的利刃锋利的Mercutio,但他的利刃从不因隐藏而生锈——翻身把Tybalt从自己身上抖下来,毫不犹豫的用上拳头,尽管他被Tybalt猛力踢了一脚。无论如何,他抓住了Tybalt并试图尽力把他头朝下砸地面,如果不是Romeo把他推到一边。

“你完全疯了吗?”Romeo大吼道,当他们终于停在地上他的朋友把她压在身下时,粗暴的摇晃Mercutio,“如果你杀了他,亲王会要了你的命,不管你是不是他侄子!”

“如果我不这么做,”Mercutio咆哮着,他的脸扭曲到无法辨认,“这仇恨会吞噬我的灵魂!”

Romeo用他的体重紧抱住Mercutio挣扎的身体,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抱的更紧问他:“但是为什么?他做了什么伤害你到如此地步?”

“他活着!他呼吸!他潜行在黑夜就像是野兽一样嚎叫!上帝见证,我打算就像是野兽一样剥了他的皮!”突然间Mercutio禁止了,直到Romeo只能感到他自己沉重的呼吸。“如果我不区憎恨他...”他眼中的光芒变了,变得柔软,嗓音变低消散。

那个亲吻惊到了Romeo;他基本上半躺在Mercutio身上,突然间发现他太过靠近了,双唇相触,干燥紧闭又索取过多。他不知道如何反应直到他的朋友推开他转身,于是他红铜色的头发扫过污秽石头。他的声音,曾经因它的雄辩而闻名,消散到不过耳语悬在空气之中,悲伤熄灭了即使是Mercutio的多言:“那么我还有谁能憎恶呢?”

当Romeo试着靠近他,试着说些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Mercutio把他推开,厌烦写满了他的每一动作。当Romeo抓住他的手时,他突然凝固,迅速转移目光——顺着他的眼神Romeo看到Tybalt盯着他们,显而易见的轻蔑写在唇部线条的扭曲上,不过此刻没有暴力的暗示。

接着,如他名字一般的多变,Mercutio皱起的眉头又松开,坐直了起来。用皇室般尊贵的抬手示意Romeo过来,他的嘴角牵起,因Romeo拖着脚步的靠近试着去为了他自己尚未得知的对Mercutio造成的伤害而道歉。

“Shh,我亲爱的,”Mercutio说,露出牙齿。“你忘了我们是谁的儿子,我们是Vernoa之子...以仇恨喂养,每日在冲突打斗中庆宴。

“我没有——”

“不。你不是。”指节划过他的脸颊,Mercutio就像是一个宠溺的叔叔看着侄子的愚笨般摇摇头。“你在一个不同的花园中长大。”此时,他嘴角的翘起如此甜蜜,挥拳出击:只一下,但没有丝毫的仁慈,于是Romeo的时间摇晃着变暗,直到炙热痛苦涌现。

“所以让我来理走这野草,让你玫瑰色的道路在你和你亲爱妻子秀丽的脚下依旧柔软顺利!”

Mercutio扔下他,尽管Romeo试图抓住他的脚把他拉回来,他用成串的拳头前行着来面对这场像是要把他们一起推向坟墓的争斗。

Romeo转身,但在他可以站起来之前,他需要一口深呼吸;为必需与对他朋友的恐惧担心所驱使,他闭起眼睛强迫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回复控制。他前几日感到是何种恐惧,无形而模糊,现正在他的几臂之外残忍成型,但他拒绝——以着Julia的爱使他重燃的希望拒绝——拒绝看到他的朋友冰冷无力的尸体,无论是在这该死的牢房还是在亲王的宫廷!他听到了一个挑战——一个回应的诅咒——Mercutio和Tybalt又打在一起。


没有时间自怨自艾里,不是此刻当Mercutio和Tybalt都准备杀了对方。Romeo知道在鲜血播撒前他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他模糊的想着该叫一个警卫,但是他们如果没有已经听见了打斗…又或者这时亲王的意思——让那些已经被烈火焚烧的双手去完成它们既定的目标,他只需要扫走余烬即可?

如果这是Escalus所希望的,那么Romeo就要去改变它,就如为了Julia的明亮微笑他扔走了旧日仇怨。如果这丑陋不堪就是Verona的真实,那么在说出婚姻誓言的那一刻他已经拒绝了它,却没有看见他的朋友已然投身仇恨烈焰。他站起来,有些不稳,但依旧成功走向了正确方向。

Mercutio把Tybalt压在墙上,打算去挖他的眼睛,嘴唇蠕动。第一次在Romeo的记忆中看见那机敏双唇扭曲成如此丑陋,以至于他不需要去听就知道他的朋友口中吐露的只会是憎恶仇恨。

Tybalt无声斗争,在Mercutio的控制下挣扎,用着着魔般的力道抓伤撞击。

“啊!你这发狂的畜生!”

Tybalt的齿间满是血液鲜红;不是特别多,但足够让他看起来像是从噩梦中走出饿,姿态中染上胜利,尽管他依旧被困住。

Mercutio,紧闭的惨白双唇取代了平时调笑取乐的话语,流血的手捏住Tybalt的喉咙,另一只手固定住他的对手压在原地。虽然Tybalt的手被困在他们之间,他看上去根本不在意这个位置。他没有说话,但他对Mercutio呲牙之时那嘲讽笑容仍留在脸上,就好像太过沉浸在怒火中甚至感觉不到空气的缺失。

Romeo发现他可以再一次站稳,可以思考行动。尽管他怀疑自己能不能介入到他们之中还完好无损的出来。至少他不用藏起自己;Mercutio只想确保Tybalt的死亡,而不管Tybalt在想什么...好吧,不管Tybalt对Romeo Montague怀有怎样的恨意,他都没有在他的方向看一眼。

Mercutio的背部敞开,似乎没打算防备他的朋友;或许这比Romeo刚开始猜想的更加安全。Romeo找不到一个可以攻击的点,既可以起作用又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呵痒?是的他可以尝试这个,不过这会带他们走向哪里——Romeo可以把Mercutio拉开一会,Tybalt有可能会攻击他们有可能不会,但这不会终止争斗。他迟疑着,因为Romeo知道要打破他朋友打下去的决心...无论Tybalt是不是亲族,那代价都太高。Romeo几乎可以看见如果他们认真打下去会在Mercutio背部浮现的大片瘀伤,即使是想象都让他痛苦。

他在Mercutio的内裤上看到了一条缝隙:小小的一条,肯定是源自于他们之前的打斗,但给了他另一攻击的角度。Romeo想起了曾经无忧无虑的大小,翻过的带尖栅栏,还有被即使是Mercutio的古怪也无法掩盖的尴尬疼痛拖延的午后计划

这比任何他现在能想到的其他计划都更好。Romeo稳住自己,上前抓住Mercutio内裤的布料用尽全力撕开。有一秒钟他担心那布料会太过牢固,但随着那条裂缝在力的作用下拉开,阻力减小了。随着最后撕裂的一声,Romeo拉开了Mercutio右腿的内裤。用着他的新把手,知道至少现在他有了他朋友完全的注意,他用力向后拉那块布料。

Mercutio发出了类似于被踩的老鼠的声音,这本会让他同情的缩一下,但在此时,Romeo只是试图在他朋友倒在地上时掩盖起他胜利的笑容,

Tybalt对着空气眨眨眼,他的手在空中徒劳抓着,肺挣扎着呼吸。缓慢移动如行走梦中,他转头看向一边,只能看到空空如也的监狱一角,又转向另一边。他的目光落在Romeo身上,眨了一下眼;太过于缓慢了,他抬手擦去嘴边血迹的动作,咳嗽着突然间靠着墙滑坐。他的左眼下有着丑陋肿起,同样在他的鼻底也有着Mercutio留下的掐痕。至少没什么看上去被打断了——除了希望是他毫无目的的愤怒。

Romeo站近,插入靠坐在墙边Tybalt和躺在地上的Mercutio之间。他不敢采取突然的行动,不知道他的行为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不过他和Mercutio的交流向来是舌头言辞,所以出乎意料的身体攻击足以让他停下来,但是Tybalt向来了解的都是肢体争斗。暴力和憎恶一直是他们的家族之间唯一沟通的方式,Romeo怀疑是否有人曾尝试过让Tybalt冷静下来。平静的话语之前看起来似乎起了些作用,也许它们能再一次管用,至少让他能够冷静到明天早上他们最终的判决。

“没有必要打起来,”Romeo说,试着让他的嗓音柔和下去。“我对你不怀有恨意。如果明日到来亲王选择听信你父亲的请求,那么我将被惩罚——如果他听了我和Julia的,我们会成为堂亲。难道你不能让你的愤怒平静一夜?”

依旧是那样奇特空虚的表情,Tybalt慢慢的摇摇头。“她是一切,”他说,嗓音沉重。“你索取的太多,Montague。”这一次,当他的眼皮震颤,某些动物的神情又显现在他的脸上;眉头皱起,双唇紧闭,手向下握成拳。

“我没有索取任何东西,”Romeo坚持着,高兴这次Tybalt选择言辞作为武器,而不是追逐Mercutio使用暴力。“Julia自由的给了我她的心。”

“骗子,”他叹息着,话语上都带着沉重疲惫。

“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给她什么?金钱,她有了!一个和平的婚姻——哈,看看我们现在,婚礼的第二天!我们家族的仇怨,她的父亲恨我,我的母亲会...”Romeo因想象中他母亲的怒火而瑟缩一下。“坦白说,我的母亲可能就直接省了你的麻烦替你拆散我们!除了纯稚的爱情,我能给Julia什么呢?我怎么能强迫她给我任何东西?”

Tybalt摇摇头,紧闭起眼睛。“不。你在撒谎。她不会这么做的。”他咬住嘴唇抬起受伤的手盯着上面的伤口。指节间的皮肤在打斗中裂开,半月形的指甲在手掌上留下深深伤口“她绝不会...”

“她是一个女人,”Romeo说,柔和却无比坚定。“不再是一个孩子了。Tybalt,让她自由。请让她选择。”

他没有看向Mercutio;说实话,他不敢看向Mercutio,尽管他可以听见他在他们后面移动。继续盯着Tybalt就好像他是一只野兽,Romeo贴着铁栏走。亲王给他们留下了水,或许是怀疑他们会打起来,他把水桶放到了牢房外面。仍然保持视线接触,Romeo弯腰用手捧起清水。

“让我帮你。”Romeo站起来,手小心的靠在一起。尽管在他走向Tybalt时水不断在指缝间流走,他知道不是水本身而是他提供的帮助能开始愈合那些伤口。“请让我帮你。”

“你想把这也夺去走?”Tybalt问道,指甲划过受伤的手。

“为什么这必须是夺取?”Romeo问,让剩下的几滴水滴落到Tybalt的手上。“取而代之,让我来给予你,无论那对你来说多么少。”

尽管他瑟缩一下就好像那是酸液而不是清水,Tybalt允许他这么做;甚至允许Romeo小心的推开他的另一只手。直到Romeo试图触碰他受伤的手来看他伤口的程度之时他才拒绝。

点点头尽力让自己的笑容温和,Romeo退回去。此时他才敢转头看Mercutio怎么样了。

Mercutio不再躺在地上了。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