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片段

Maria Anna Mozart/Antonio Salieri
老萨姐姐邪教警告
存戏
ooc警告




【烛光总是温暖而柔软的,点燃的松木升腾起浅淡香气,和嘈杂笑声及乐声格格不入。华美礼服和精致甜品,作为一个作曲家总要时不时的在家中开晚宴来邀请王公贵族们参加,标榜自己也是同他们一样的文明人。有趣的新鲜感在几次之后就褪尽,同样的人在同样的房中穿着不同的衣服假装不知道彼此间的种种劣迹罢了。
年轻的小姐们身边往往都伴随着她们的追求者。纤细的苍白手指划过脸颊,暗色的双眼预示着今夜我的客房将响起欲望的奏鸣。
在桌边,月光之下,她坐在那里,棕发挽起,仪态无可挑剔,手却悄悄的在裙间弹奏起不知名的曲子】

“晚上好,Mozart小姐。我本以为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一定会因身处群蜂般的追求者中而困扰,绝非无聊的在坐在桌边。不过,他们的损失即是我的获得,您愿意同我一齐在花园中散步吗?”

“晚上好,Salieri先生。事实上我并不热衷于交际场合,因此身边也并无蜂群般追求者的聒噪——这点我想我得感谢上帝——能够与您这样的绅士一同散步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她挽住我的手,同我一起走入花园。夜莺吟唱爱情,微风吹过带来甜蜜花香。蝴蝶在夜间沉睡,而那黑白的蝴蝶却衣裙飘起,带着些许同她胞弟一样的莽撞施施然闯入一个静谧的世界。
这是种美好的痛苦,看着她的指尖划过花瓣,眼中的光芒捕捉着隐藏在树间的夜莺而微笑。请看向我,我的小姐,请看着我。
不知名的藤蔓缠上棋桌的支柱,黑白大理石的棋子等着为主人冲锋陷阵。棋盘上战车横冲直撞,主教委婉机智,骑士莽撞而不循常理,但只有王后才是真正掌控一切者;棋局即是一场博弈,适当的牺牲、放弃,不顾一切的进攻,还有对对手的观察。即是是在花园之中,玫瑰之下,这没有血腥的战争也不会少一分残忍】
“一局棋,Mozart小姐,您愿意一试吗?”
“当然。”
【白色的兵卒在她的指尖转了转,走出第一步。突然间我想起了威尼斯的夏夜,欲望爱情和音乐融为一体;我该如何描绘爱情?我体会她,我以她为缪斯而创作,与此同时我爱的中心,我的灵魂的归属正坐在我的面前,微微侧头等待我的下一步。
我匆忙落子,她巧妙应对,吟唱爱情的小调在脑海中改了又改,威尼斯的湖面上映出一轮银月。不,不该是银月,她和银月无一相似。是烛火,是太阳,是四月雨和五月云,是云雀啼鸣的东方,是清晨玫瑰花瓣上露珠折射出的钻石光芒。
曲子渐渐成型,而棋局也接近尾声。
她挑眉微笑,微微露出舌头做个鬼脸,然后毫不留情的用她的王后吃掉了我的国王。
我输了。当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赢的机会。一个人该如何战胜比自己灵魂更为重要的爱?她坐在那里,盛开的花娇俏轻颤着要求她的赞赏,摇摆着她们的枝条散发芬芳,而她们所有的美好都无不借用了她的美,并自傲的以为能盖过这美的原主】

“愿赌服输,我的小姐,您想要什么?”

“您花园中最美的一朵玫瑰。”

“我的花园中有黄如琥珀,如人鱼黄玉王座一般的黄玫瑰;有白如银月,如信鸽翅翼在银镜中倒影一般的白玫瑰;有红如血液,如恋人为了彼此而跳动的心脏一般的红玫瑰。您可挑选您所想要的,我的小姐。”

“我想我一向对红玫瑰有着迷恋,尽管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斜阳的色彩。谢谢您,Salieri先生。”

【红色玫瑰,她手持着那朵红玫瑰,将它插入发间。瞬间爱情在心中无限膨胀,我必须说些什么,我必须做些什么,而任何事都仿佛毫无意义,任何不是她的事物都毫无意义。我从未想过我会以这种可怕的程度陷入爱情,更没想过对象会是我那金发同僚的家姐;但命运永远出人预料,我爱她,她微笑中的阳光,她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的轻快,她甜蜜表面下不输于任何男子的骄傲与才华。Maria Anna Mozart,Mozart口中的Nannerl,我的光,我的音乐】

“Mozart小姐,请原谅我的突兀——”

【爱语枯萎在迟钝舌尖,身体渴求触碰却尴尬无比难以行动;紧接着是恐惧,几乎让我无法呼吸,因为这一刻我无比清晰的了解到如果我说出口,如果我将我的心赤裸的摆放在她的面前,无论她的回答如何,我的自由将不复存在。我被绑住了,在她身边,无法逃离。
她抬眼看着我,星光在她的眼中安静灼烧,若有似无的微笑在唇边绽放。我的小姐,我的Maria Anna Mozart,您向我要求我花园中最为美丽的玫瑰,而您不知吗?所有的玫瑰在您的面前都该自惭的低下头颅。
此刻我嫉妒那朵插在她发间的玫瑰,能感受她棕发柔软的触感。只此一次,圣母玛利亚啊,让我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让她愿意握住我伸出的手】

“现在站在您面前的是一个饱经折磨之人,他因他未曾得到回应的爱而痛苦。Mozart小姐,您是否愿意拯救他备受折磨的心,若上帝垂怜,您是否愿意给予他握住您的手的荣幸?以上帝之名发誓,我绝不会用自私的纽带牵住您;我会伴您左右,如果您允许,但如果终有一日您感到了厌倦,我会给予您自由。Mozart小姐,我将我的心赤裸的呈现在了您的面前,您是否愿意接受?”

【我亲自为自己带上了枷锁,将钥匙交付于她的手中,怀着颤抖的欣喜等待她的判决。她就如早已知晓这一切,眼神中的带着少女的俏皮,笑着握住我僵硬不安的手】

“荣幸属于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