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The God of Mediocrity 平庸者之神

The God of Mediocrity
平庸者之神
萨莫萨无差

6 December 1791

这是Amadeus死后的早晨。昨天早上,Salieri站在雨中身着黑衣,乌鸦般聚在城门口的几个悼念者之一,看着马车沿着车辙嘈杂而下,进入墓园,把这包起的尸体扔入坑中,撒上石灰,就像此前无数具尸体一样。Salieri从葬礼回到他空荡的宅邸之中,看着这属于惯于奢华之人的房间。每一件东西都在它该在之处,镀金且奢美,却寂静,存在仅是为了被使用或享受,绝不是欢庆。他的脚步像是枪声。他想着下一个早晨,他会不会醒来发现自己失去了听觉。随着Mozart的死去,也许Salieri在音乐中欢乐的能力也去随着他一起离开。

这个早上他醒来,眨眨眼,发现他的听力依旧,然而由于某些讽刺的转折,他失去了看到色彩的能力。然而,当他起来着手于日程之时,他变得越来越容易遗忘这损失,因为他周围的人原本就模糊无色。他们从来都不难控制,哄骗,操纵,让他们屈服于他的意志。再也没有对他音乐艺术地位的威胁,除了在他夜间闭眼之时,记起他曾拥有过的色彩,他在那聋耳的皇帝那里的地位很安全,就像从来都没有过危险。

然而,这世界是一扇关起的门。一扇曾被短暂打开的门,也许那个为他开门的孩子似的人也没有看清门内。也许Mozart只是无心的用脚拦住,防止门关上,而他的注意力却被其他东西吸引。Salieri才是那个站在门口,更好的了解那光的人,他也是那个最思念那锁上的门的人。

夜幕降临,是他从未见过的黑暗,Salieri在他的宅邸内的闪烁的白光中磨蹭的工作;然后结束他的一天陷入睡眠。

这是他最后一次真正意识到他世界的无色,直到许多年后的一天他看见了一头乱糟糟的鲜明棕发。这是个新奇的发现。他的学生之一,从波恩来的尖刻年轻人,阴沉的使劲弹着琴键,提升他的能力。他脑海中的音乐从不像Mozart那样完美的协调。通过他无尽的修改,美才开始闪现。

Salieri的学生,不像Mozart,不是个天才。他是个有天赋的艺术家。他知道什么不错,他知道如何让群众喜欢他的音乐,而不是像Mozart那样,天堂之音直接从笔下泉水般涌出。他完成了他的老师Salieri只敢想象的。他创造令人崇敬的音乐,理解并欣赏它,甚至可以在别人的音乐中找到它,在他愿意承认的时候。他是Salieri和Mozart融于一体。“Ludwig”,老人说到,试图压抑眼中的泪水,当他在数十年之后第一次看见了真正的色彩。“你无法知道我是多么嫉妒你。”

“闭嘴吧,老混蛋。”Beethoven回答到,没从钢琴上抬头。“刚才我我又走音了!又一次!太快了!”他也是个小混球。

当然,Salieri也在他其他的学生中见到色彩。一个消瘦的匈牙利人,出于某种原因,Salieri觉得他由全然红色组成,他的笑容锐利。音乐,于他而言,是一种武器。他的敌人是现时的一切。他是混乱的中立。如果他所选择的那一边变的太为顺利,他会毫不犹豫的换边。他的名字是Franz Liszt。

“混乱远比美重要,大师,”Liszt慢悠悠的说,露出牙齿,拍着他灰暗且衰老的导师的肩膀。“有什么能比混乱更为美丽呢?秩序的美只是你粗糙感官的幻想。”他的老师能在Liszt骷髅般笑容中看见二十世纪吞噬一切的大嘴。

在他的晚年,Salieri坐在室外,天空之下,不知所措的注视着这再度充满鲜明色彩的世界。那些色彩,对他来说,都不对。太明亮,太不同,太锐利。怪异,敌对。这是种复杂的赐福,因世界正悄声无息的在他身边消逝。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