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Death is a laugh by ibuzo

伯爵Nico警告
友情向,也可以看作清水向

死神!伯爵au【Riario is Death】

o.

Nico第一次见到死神之时,他有天使的面孔,金色光晕环绕黑发,制服贴合长腿,双眼纯洁而无辜。死神从未掩藏他的笑容,亦从未动摇,Nico为他的美好而着迷,几乎没有感到手上寡妇之泪的折磨。


i.

他带着死神进入Leonardo的工坊,感到自己是如此机智,诱骗过了那个恶魔,一场交易来拯救自己的生命。他所不知的是,当箱子炸开时,死神只是微笑,等待着下一次与他的会面。

ii.

(他可以听到死神黑夜中的低语,沙哑,讽刺——他绝望的试着告诉自己这只是幻觉)

iii.

死神坐在马上,意大利的艳阳藏于云层之后,大雨下落至黑衣之上。他们针锋相对交换言辞,Maestro和死神,用诗词意译为武器斗争着,使得Nico感到眩晕。他想知道Leonardo在死神的游戏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不过这故事不属于他来讲。Nico保持安静,但即使是数小时后,他依旧可以感到按在脖子上的炸弹*。【原文是直译是黑色球体,此处我觉得作者的意思应该是炸弹?】

iv.

数天来他们跟踪死神,监视他在罗马的每一步,这里是他的帝国,死亡与紧握早已焚灭事物的失落先知的国度。

(这是渎神,Nico恶心而眩晕)

他不需要Maestro的望远镜就可以看见那黑色身影,清晰如同墓间破晓,就好像他就属于这里,就好像他亲自带来了这些尸体(也许他带过)。死神转身离去之际坟墓间的花朵迅速凋零消失。 

v.

肾上腺激素充溢他的血管,当他将死神打倒在地。

vi.

(当然他又一次站起来了,手捆绑于背后,在Nico问他“你知道我是谁吗?”后,问候他如一个老朋友,眼神嘲弄就好像他一直等着这个——他甚至没有施舍给Zoro一眼。)

vii.

死神脸颊和手上的伤口感觉如此像是胜利,但Nico知道他输了,因为到了最后一把钥匙堵住了他捅向死神心脏的道路。

(那里除了黑洞之外是否空无一物?Nico想着但不敢说出)

viii.

他们离开时,死神仍然被绑在树上,仍然他的唇角如诱饵让Nico感到某种奇异的引力试图拉回他,试图告诉他他的所属之处。

(此刻他们是兄弟*)【原文就是brothers】

ix.

Nico没有回头

x.

再一次的道路重合花了他们几周的时间,在一条本该属于他Maestro的船上,这一次,死神没有让他离开,关他进入牢笼,给予慧言充溢他的思维如同毒药,Nico饮下它们如脱水树桩渴饮罗马诸神的甜美蜜酒*。【这边原文指的是神的食物,凡人享用后可拥有永生】

xi.

日复一日死神来到他的笼前,他试着保持忠诚,试着保持对于Maestro的信念和在死神尝试让他动摇时咆哮。牢笼此时更像是个安全港湾,饮下毒药的限制空间,让他来侵入他的思绪。

(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兄弟,风暴将至*)【依旧,原文用的是brothers】

xii.

突来狂风终于撞毁船支,Nico感到黑暗潜入他的皮肤之下。惊惶写满他的脸,尖叫着让什么人来打开笼门,让我出去,不要让我独自淹死在冰冷海水中。

门开时他看见了死神高挑阴沉的身影,黑暗中的笑容。

xiii.

他不会独自死去,他是他的一部分了;他一直都是。







难得的伯爵nico,大概是ao3上唯二的一篇...这里我觉得用“兄弟”某种程度上是伯爵同化了nico的意思?好吧其实我并不理解作者用这个词的意思,还出现了好几次...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Persephone和Hades的故事x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