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所选之言

安姐摊牌警告

考完试、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有两个人处于监牢之中。其中一个- 双手铐在身前,靠坐在墙边,满身伤口淤青 、无比困苦,痛苦与疲惫如阴影般覆盖着他的脸 - 这是那个囚徒, 肩膀上一侧深深的伤口仍然显示着多天前他在战场被一击剑击中时所穿的盔甲的纹路; 更近期的伤口沿着他的面庞延展,在手腕处血肉模糊的伤口显示着他的挣扎。


另一者是野兽。


"Come, now,"那个野兽说道 - 它的嗓音优美,悦耳动听如同乐曲。"让我帮助你, Tyelpe; 我不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它优雅的跪在囚犯身边,伸手拂过他颊骨上深暗的瘀伤; 但是囚犯退缩着,转过头,紧咬牙关,抬起一只被束缚住的手似乎是在保护自己。


"不要- " 囚犯说道,然后中断了,就像是在后悔自己说了话;但是那野兽只是叹息着,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它抓住那个囚犯的下巴,抬起他的脸,动作看上去温柔,实则仍然粗暴。


"你是如此受伤," 他说道,几乎是震惊着。 "哦, 看这里。" 它用它的拇指拂过他脸上深深的伤痕,眼睛大睁,猫一般竖条型的瞳孔肉眼可见的颤动着; 忽视着囚犯对于他触碰的痛苦呻吟。"Tyelperinquar,亲爱的 - "


"我希望," 囚犯说道,带着些微的困难, "你可以停止这么做,请 - "


"当然,"那个野兽安慰道,收回了它的手。 "你可以拥有一切你向我索取的,Tyelpe, 你知道这个。"


囚犯发出了一声粗粝的闷声;过了一会,变成了清晰的笑声。


停顿。


"那好吧," 野兽说道 - 站起来,拍干净自己的手。"下一次吧, 我想."


它离开了。


囚徒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放松,那个野兽—富有经验,聪明—知道不应该让他的痛苦完全源自于它的手;它采用的方式是施以痛苦折磨,然后辅以它温柔美好的嗓音和深情的抚摸。它的离开并不暗示着他可以暂时休息。

仍然,囚犯闭起双眼,试图,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入睡。

***

几天后,也许。他计算着小时:休息夹杂在折磨中间,疼痛由短暂延展到无穷无尽。等待融合了预计的痛苦与可怕的无聊,他的心里最后只是不断的思考这几个想法:有没有希望逃离,发生了什么,他们要对我做什么—

 -

“他们告诉我你没有吃饭。”野兽温柔的说道。这一次它带着托盘入内,与牢房内冰冷裸露的石壁完全不符:有着优雅纹路的瓷器;泛着银光的餐刀;折叠整齐的餐巾。“来吧,Tyelpe,你知道你不能继续这样了。”

囚徒什么都没有说;他转头,不去看。

“这对于你而言很艰难,当然,”野兽说道,坐在他边上,双腿交叉,把托盘放到另一边。“我明白这个。不过,Tyelpe,我无法忍受看着你这样—真的,我憎恶这对你所做的一切—”

囚徒眯起眼睛,怒火灼烧着疲惫。

“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说,“这都是你的命令—难道你以为我会忘记—”

野兽叹息着。

“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我帮助你,”它说。“这真的有这么难吗?你应该试着保存自己的力量—你可能不这么以为,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使自己虚弱并没有什么帮助。”

囚徒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视线偏转了,看着托盘,尽管他并不想,但是在几天的绝食之后,他还是为那温暖的芬芳所吸引:肉的馥郁香味;新鲜面包的气息;复杂香料和草药的交杂。

“我确实欣赏你的勇敢,”野兽说道,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不过这样真的会帮助你吗,Tyelpe?”

它迟疑着。

“守卫可以强迫你吃,如果必要的话,”它细致的加上。“我确信我们都情愿他们不用这么做。”

“哦,当然,”囚徒说道,仍然愤怒;不过他控制不住自己看向托盘。“我不想让你烦扰或是—”

“没关系,”野兽说道,微笑着,神情明朗,它伸手拿起一碗汤,舀起一勺,喂到囚徒到口中,无视他想要抬手自己来的举动。“这里,Tyelpe—”

饥饿战胜了骄傲。囚徒开始吃。

“谢谢你,”他无法控制的下意识说道;野兽对他微笑,温柔满足。

***

时间平稳划过。穿过高窄窗户的阳光有时会奇怪的波动闪烁;食物的提供没有固定时间。

囚徒的伤口又恶化了。上衣被脱去、皮肤上满是烧伤和淤青;没有伤口显示他们把他的头按到水里直到生物的本能让他惊慌的挣扎,也没有显示无数种这样的无助招致的虐待—

他试图不去哭泣,但是没有成功。他蜷缩在角落,脸埋在膝间;无比真实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助与绝望。

野兽进来:扫视一眼后立刻来到了他的身边。

“Tyelpe—”它说,跪到他身边,身体蜷起包住他,拿了一张毯子盖住他们。“Shhh,没事的,我在这—”

囚徒发出了类似于窒息的声音,颤抖着,缩的更远了,既想要逃跑,推搡愤怒直到野兽离开,又想要去接受它,去接受它提供的安慰,让自己被安抚—

他试着去—变得空白,专注于他的呼吸,挡住周围的世界。

“哦,Tyelpe,”野兽说,非常温柔,脸颊靠着他的头顶;“我该拿你怎么办?“他无法自制的因着它的触碰而放松,虽然他知道它提供的安全正是最可怕的危险。

它会保护他,他想。他只要让它去。

“不。”他最后说,记起他自己,坐起来推开它。“停止,离开我—”

野兽退开,离开他,但仍然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了。脸上带着沉重的同情

“我确实憎恶看着你这样,”它说。“这不能继续下去了,Tyelpe。你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不要碰我,”囚徒愤怒道,但野兽只是叹息着,手抚摸着他的腿显示爱意;囚徒没有办法让它离开。

***

间隔变得越来越令他迷惑了。囚徒只能断断续续的睡觉、睡眠被痛苦和他尽最大力去平息却仍然深入骨髓,使得他的心脏狂跳的恐惧所干扰;他发现自己在镣铐上蹭着已经受伤的手腕,不论这有多么痛苦;不断想着要如何,或是他必须弄伤自己的手到什么程度,才能从中逃脱。

他—小睡了一会,靠坐在墙边;然后突然醒来,惊恐无比,然后他立即看见了野兽正双腿交叉坐在他面前,明亮柔和的眼神仔细的研究着他的脸。

他没注意到它的进入,他意识到,感到了使心脏不规律跳动的恐惧、知道它可以看见他必须要控制自己不去颤抖。

“Well?”他问道,过来一会;无法坐着等待它想要做的。

“我已经开始厌倦这个了,Tyelperinquar,”野兽说道,非常平静,面色沉重。它伸手握住他的手,研究手腕上暴露的伤口;拉起它们,亲吻他的手背,温柔的吻着指节。有一刻,囚徒闭上了双眼,考虑要不要收回手。

“这是什么—”他勉力说,野兽抬头,与众不同的眼睛平稳。

“够了,”它说。“难道你不知道你可以轻易的从我这里拥有一切,只要一个词?不要再这样了,Tyelpe;无人会再次胆敢伤害你,我向你保证。”它微微笑起,无比温柔。“我想要你在我的身边,Tyelperinquar,这是你该在的地方: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是你的;我所有的计划都会在你眼前展开,你会是唯一能修改它们的力量。”

“这样不好吗?”它问道,包着他的手的手很温暖;猫一般的眼睛反射着明亮的光芒,它坐在他面前,美好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前来,充满着深情爱意。“你觉得在这里你可以达成什么呢,Tyelperinquar?你在这里获得了什么可以让你放弃一切?”

这一刻被拉伸着。

“我—求你,离开吧,”囚徒勉强说出。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野兽说道,失望着。它再一次举起他的手,贴在它的脸颊上,半闭起眼睛。“没事的,Tyelpe。你可以随时叫我,如果你改变了心意。“

***

没有真正可以区分一次又一次折磨的方法。囚徒感到,模糊的,折磨的程度上升了,就好像他的俘虏者在变的挫败;但是他也意识到,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他的反抗已经慢慢被羞辱磨去:他已经没有多少剩下的自己了,此刻他有的只是疲惫的决心和曾经的知识,之前在更好的情况下,他向自己保证他不会放弃。没有什么值得他的屈服。

他睡着了,蜷缩在牢房一角,猛然醒来,看见野兽正跪在他面前,伸手悬空拂过他身上的鞭痕:血迹斑斑,深深印入肌肉、丑陋凶残。

“Tyelperinquar,”野兽说道;囚徒缩起,这动作又让血从还未愈合的伤口涌出。

野兽看到了这个,什么东西在它的脸上一闪而过;它收回了手。

“Tyelpe,难道你不想要这些停止吗?”它问道,它看着他,眼睛睁大,嘴唇抿起,展现着它的难过。“我不会看着你这样受伤—我会惩罚每一个伤害过你的生物,没有什么敢再次这样对待你—只要你允许我这么做,Tyelpe,”它说。“你肯定不想要这样,甜蜜的—”

囚徒发现自己在哭泣,但是仿佛是隔了一段距离看着自己一样;他试图伸手盖住自己的脸。每一个动作都是疼痛。

“Tyelperinquar—”野兽再一次说道,他想着,只要—

“求你,”他模糊不清的说;暂停下来吞下自己的泪水。他似乎止不住自己的泪水;这已经开始使他感到羞愧。“求你,我不想要再这样了—”

“Tyelpe,”野兽立刻说。“是的,Tyelpe,当然;你只要说出。你只要说出。”

它伸手抚摸他的脸;手指轻拂他的颧骨,小心避开伤口;他闭起眼睛,靠向抚摸,颤抖着。

“Tyelpe,”野兽说道,几乎是在低声吟唱着喜悦。“我是如此思念你。我想要给你一切—把世界置于你的脚下,Tyelperinquar,你和我—一切你想要的,Tyelpe,一切—”

这没有多坏,他想。我只要让它照顾我。这没有多坏,不是吗?

而且 -

"你会告诉我三戒在那里,是吗?" 它说。

- 有一刻,它的眼中充斥着胜利,纯粹而狂喜。

难道你以为,他记起了自己说过,我会忘记这都是你的命令—

***

"求你," 囚徒再次说道,哭泣着。“不,我不会,但是求你—”

"但我可以给你一切,Tyelpe," 野兽说道,惊讶而不悦;“你只需把它们给我—” 

"不 - 不 - "

"我想你不想要任何我的东西," 野兽说道,收回了它的手。

***

此后,囚徒哭泣了很久。

***

牢房之外,野兽用一块亚麻布抹去了手上的血;它的动作细致挑剔。

"我开始想," 它叹着气和看守说, "他真的不会告诉我了。"

他停顿了,思考着,真正后悔的神情从它面上闪过。

"这多么浪费," 它说,"就算将力量之戒中的一个扔到炉中,我也不会扔走他。在他身上我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我感到几乎 - 几乎像是我必须打破我自己制作的东西。"

它犹豫了。

"这就是那种感觉吗?" 它问道; 尽管守卫智慧的选择了沉默 。"去关心某个精灵?"

然后,过了一会,它再次笑了,把布扔到一边。“仍然,”它说,“我想我找到了一个使用他的方法,即使是现在。”它明显高兴了起来,再次回复了往日的荣光。

"是的; 我认为他仍然有用。多好啊,”它说,笑容明朗,“当事情这么展开。”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