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ELEGY, or TWELVE SCENES ABOUT ONE THING


牙口老五警告



One. 他们来到他的门前,衣服破损,污渍斑斑。 Celegorm看起来疲惫不堪到几乎无法直立,Curufin持盾的手绑在他的身边,手臂上泛出红色。 Curufin郑重的开口,嗓音因烟雾而沙哑。 

Anrod和Aegnor死了。坏消息飞快的传播。他接纳了他们。

"我们守不住它” Celegorm说道,饿狼般吞下食物。"合围被突破了。你有没有收到来自Nelyo的消息?"

Finrod看着Curufin挑拣他的食物,脸为阴影笼罩。“没有,”Finrod说道,“没有自北方而来的消息。”

"我们都是些傻瓜" Curufin突然说道, "没有预估到合围会被突破。"

Two. "我为你的失去而感到抱歉," Curufin,说道,靠在他房间的外墙上。Finrod有点惊讶看见他的堂弟独自一人,同时也因他入侵到自己私人的空间而不悦。

"谢谢你," 他生硬的说。Aegnor憎恶Curufin,而且从不掩饰这一点。Angrod则是选择尽量少与Curufin见面。Curufin的真诚, 他怀疑,非常有限。

"Valar的怒火诅咒了我们所有人," Curufin说道,从其他人的口中,这可能是源自敬畏或是悲惨的事实。Curufin口吻却不在这二者间, 让Finrod由于某种说不出口的原因感到愤怒。

"我相信," Finrod,故意放平声线, "他们会被给予仁慈。"

Three.   每个早晨Curufin和Celegorm会彼此训练战斗。他们总是用开刃的剑,这很快变成了公开的展示。Finrod去过一次。

Celegorm如游戏般打斗,带着不灭的凶狠和明亮的笑容。毫无疑问,他非常善于此道。快速、强壮。 一个令人敬畏的战士。(Finrod没有去想他是不是为自己招来了一个潜在的敌人;他不让自己去那么想。)

然而,他的目光是被 Curufin所吸引。Curufin 带着锐利的注视,动作如图死亡本身在他的体内起舞,于是Finrod屏住呼吸,感到恐惧。 Curufin的表情从未改变。 冷静、专注,唇边带着微弱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私底下的笑话。

看着他们,Finrod感到他的胃部扭曲。 

Curufin赢了。当他收回脚步,放下利刃时,Finrod可以发誓看到了他的视线转过来和他目光交触, 使得Finrod感到一阵电流涌过。

他迅速离开,再也没回去过。

Four. 看着他的两个堂兄弟站在一起,Finrod 越来越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差异。

如果Celegorm是阳光和打开的门,那么 Curufin就是黄昏后关上的窗。丝绒包裹的冰冷利刃,他父亲声音的实体。如同火焰魂魄的再生,有人说,但是Finrod知道这并非真相。

他从未看着Fëanor然后感到好奇。从未看着那双岩灰色的眼睛然后想要去探究其后的思绪。 如同还未学会游泳,却为深海而着迷。

Curufin很少说话,不过当他说话时,他的嗓音使得其他人不得不停下来聆听,让Finrod感到一阵寒意。

这是力量。

他有时发现Curufin在看着他,就像要解开什么谜团,考虑着在其中会发现什么。

Five. 他们去狩猎半兽人。 他们走的越来越远,越来越大胆。这是一场屠杀,他们的兴致愈发高昂。

Curufin的肩膀被射中了,而且,奇怪的是,他让Finrod来医治他。“我不是一个医者,”他拒绝道,Curufin如平日一样邪邪一笑。 

"不是你就是Tyelko, 而他的手会抖,那个傻瓜。”

当Finrod切去箭尾时,他很安静。  "你的人民敬爱你 ," 他突然说道. "几乎所有人都是。你激发了一种...强烈的忠诚。"

Finrod耸了耸肩。Curufin的右手紧握,指节泛白,那是他痛苦的唯一表象。他的声音非常平静。 "我很幸运,他们都是好人。"

"你使得他们变得更好。”Curufin说。这本该是一个赞扬,但是他的语气听起来比起欣赏更是深思熟虑。 "一种...鼓舞,我想。他们闪亮的偶像。他们带着敬畏提起你的名字。”

Finrod感到了一种奇怪的不适, 或是不安。他勉强一笑。 "我从未那么完美," 他说。

Curufin的回答很轻,几乎不比一声叹息更响。 "难道不是吗?" 他说,微微侧头。"一半的事实加一半的感觉促成了他们眼中的你,不是吗?”

当他猛然一下子把箭从Curufin的肩膀拔出时,Curufin的左手抓住了Finrod的腿然后掐入。 他的眼睛因半发出的惊呼而睁大,表情几乎柔软脆弱,有一瞬间Finrod在下腹感到了缠绕成卷的热度,一种阴暗丑陋的欲望。

Six.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Curufin,他正一边喝着暗红色的红酒,一边看过他的架子。"你没有把这些带过冰峡,我猜," 他说道, 没有转身。 “尽管我想…" 他听起来像被逗乐了。Finrod紧张了起来。

"我没有,”他说, "他们是Artanis送过来的。”

"啊," Curufin说,从架子边走开,他嗓音里有某些让Finrod微微不安的存在。"Artanis."他转身,冷灰色的双眼让Finrod无法说清的感到不适。 Curufin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接着转移了目光,越过他,看向了回廊。

"我没有想到你会在我的房间里," Finrod安静地说。Curufin的笑是唇边微弱的翘起。

"我一直," 他说道, "试图让人难以预计。” 在离开时他的手抚过Finrod的手臂。这可能只是个意外。当然。

Seven. 他寄了一封信给Galadriel。他思虑要写什么内容了数天,最后只写了两个词,相信她会理解剩下的: Curufinwë在这。

她的回信来的很快,同样的简短。当心。 

她太晚了。自他让他们进来的那一刻,他早已错失了小心的时刻。那一刻他被Curufin微弱的笑容吸引了。Curufin是危险的。Finrod知道这一点。他可以感到那灼烧的烈焰,如果他一不注意就会烧毁一切。也许就算他注意了也于事无补。

Curufin的吐吸像是红酒,在他的脖颈十分温暖,就像他抚过下巴的手指一样。 "我可以停下 ," 他低语着。"你希望我停下吗?"

是的,他应该这么说。停下。这很危险,我们不能-

"不," 他说。

Eight. 凛冬来临。野狼在雪中穿行,饥肠辘辘且无比危险。

"那是什么样的," Curufin躺在壁炉前问。

"什么是什么样的?" Finrod问道,从他在看的补给清单上抬头。Curufin的双眼闭起,四肢慵懒放松。

"冰峡," 他说道,就好像之前说的很明显一样。“The Helcaraxë. 我想知道。”

Finrod放下了笔。他想起了Turgon的脸,空虚且毫无表情,当他们离开Elenwë冷去的尸体时。 他想起了使得睡眠难以降临的冰块碎裂声,还有寂静了一切的大雪。那寒冷从未离去。"你有没有," 他直截了当的问。

"恩,” Curufin说,声音慵懒。“是的。”

Finrod可以听见自己嗓音中的颤抖,勉强克制住的怒火。 "你有没有后悔过?"

"后悔有什么用?" Curufin问道,睁开了双眼,头稍稍向后看向Finrod,笑容微弱慵懒。"发生的一切都发生了,我不能去改变那些已发生的。在船被烧毁后,我无法将它们驶回。" Curufin无情的冷静让Finrod感到寒冷。

Finrod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出去," 他说。Curufin坐起来,看起来有些吃惊。“我不会和你谈论这个。”

Curufin站起来,微微侧头。"你很愤怒," 他低声说。 "你想让我做什么?"

Finrod不知道。不知道他要求的是不是太多,是不是要求自然的改变,要求Curufin去改变他的本源。(正是这个让他难以转移目光。)

那一刻,他不去关心这点。"出去," 他再一次说道。Curufin看了他一会, 接着行礼, 非常正式, 带着微微的嘲讽, 将手放在他的心上。

"如你所愿,殿下。"

他告诉自己这是他可以期待的一切,告诉自己在纠缠的更厉害前,终止他们现在有的一切。但在他的怒火中,踱着步,他的思绪仍然只指一处。

Nine. Curufin的手有着工匠的粗糙。当他的手抚过Finrod胸口光滑的皮肤和伤疤时,这感觉很微妙。就好像他是一块金属或宝石,会被诱哄着吐露自己的秘密。

Finrod 想知道他发现了什么。

“你使我着迷,” Curufin突然说。Finrod眨了一下眼,这句话就像是他之前思绪的回音一样。

"你说了什么?"

"你使我着迷," Curufin重复道。 "你...不同寻常." 他的手指停在了Finrod的肚脐上方。 "当我看着你时,我无法猜出你在想什么。"

"我不是个难解的谜团," Finrod说道。Curufin摇了摇头。

"啊," 他说, "也许这正是你的难解之处。" 他微笑着,双眼几乎闪着光,低头用牙齿划过Finrod的肩膀。 "静水, 他们说."

常深, Finrod想,完全没被这个困扰。

他没有感到困扰。如果他是静水,那么在他的深处必定有着湍流。一个旋转着朝向表面的漩涡。

Ten. "她的名字是什么?" Curufin在某个晚上问道,头向后探去,在烛光下裸露的喉咙苍白,衣衫解开只露出一点锁骨。Finrod皱眉了。

"谁?"

Curufin的手势随意放松。 "你的爱人。凡雅,不是吗,你似乎很喜欢她。"

哦。Finrod感到了羞愧。 "Amarië," 他迟钝的说道, 意识到自己已有数月没有想起她。 "她...我想这样最好,她没有跟来。"

Curufin的微笑讽刺而尖锐。  "你离开她时," 他问道, "难吗?"

"你离开你的妻子时难吗?" Finrod锐利的问。 Curufin轻轻发出哼声。

"我想有一点," 他过了一会说。"不过这没有多少选择,不是吗?我一直知道我的忠诚在于何处。一直都是。" Curufin翻身, 转到他的边上,伸手抚摸Finrod的脖子。"你认为你甜蜜的凡雅爱人会怎么想," 他问道,几乎是猫一样的喉音, "如果她现在可以看见你? 她黄金的伴侣,变得晦暗无光"

她不会理解, Finrod想,几乎可以感到其中的苦涩。 这里有这么多她不能理解的。永远无法理解的。. 

"停下" 他简短的说道, Curufin再一次发出那小声的,几乎是被逗乐了的哼声。 Finrod转身,抓住了一把Curufin的头发,把他拉入一个吻中。他咬住堂弟的下唇直到尝到铁锈味,直到放在他脖颈上的手指弯曲,伸入他的衣服中就好像在寻找维持重心方向的锚。

Eleven. Nargothrond从未感到这么小过。现在开始了。 一种预兆在他的心中浮现,圈住他,把他困在一个越来越小的圈内。Galadriel的信件充斥着担忧和模糊的警告。我为你担忧,她说。

Finrod几乎想到他该为自己担忧。但是他没有。

他该停下这场愚蠢的、和一个他了解他所有劣迹的精灵的注视比赛。他停不下来。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想停。

"我感到我们在跑向终局 ," Finrod温柔的说道。Curufin的手指轻拉他的头发按摩头皮。他的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指尖抚过锁骨。

"也许吧," 他低语着。 "不过,我们什么时候不是呢?"

Twelve. 他感到体内警铃大作。几步之遥外,一个男人有着他父亲的长相,指间有着一个金属的戒指,前来要求他的誓言。 

"你听说了," 他安静的说道,下巴靠在手上,目光没有聚焦,看见了Curufin靠在门边点头。 "你知道他向我要求什么."

"我知道," Curufin说。 他的声音很轻。

他见过视野外白船的燃烧,他们背叛的象征。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想起这个。(他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他低声问,想要去相信答案并非他知道的那个。

但他知道。他一直知道。

"和你一样," Curufin说道,走过房间,低头轻吻Finrod的额头,远不是安慰的一丝温暖。他的眼睛冰冷,平静。如同吞下石子涟漪的黑暗深海。

"去做我必须做的," 他说道,然后离开。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