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Another Man's Cage 第十章 全



这篇文是费家老五出生前的故事、每个人都超级苏!但是是个大长篇,有近37万字、53章...现在开始长期更新这篇文,等我翻完十章之后再去要授权...我会先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挑着翻译,如果之后没有放弃的话再慢慢串起来...

cp均为原著cp,无BL

对了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的话我会概括内容的


第十章懒人完成版来一发~才发现之前忘记写题目了...


诺婶POV



C10


在旅行前的一个晚上, Fëanáro和我都会早早的回到我们的房间,因为我们都有着直到最后一刻才会收拾东西的坏习惯。我们如孩童般激动,在房间里跑来跑去,谈论着接下来几个月的计划: Fëanáro 想要带Carnistir 去海边;我想要去找更多可以制成美丽雕像的红色大理石;Fëanáro想要躺在星辰的启发之下;我想看着我们的孩子在花园中游戏。



尽管我们的衣柜在房间的两侧,我们还是会撞到或是堵住对方。我正在把项链放进丝绒的盒子里保管, Fëanáro一直走来走去,而且每次经过我时都会撞到我;他还有个很讨厌的习惯是每次只会拿一两件东西,而我知道他可以一次拿更多。每次他撞到我,我转身都会看见他手上只拿着一件衣服或是两件内衣。 "Fëanáro! 你可以停下吗?" 我如一个被惹怒了的孩子般说道,他反击着,“如果我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娶一个高贵的小女人,那我就不会一直撞到你了。”





"好啊,也许你该那么干!"我大声说道,把一根项链扔向他、而他轻易的抓住了。

”如果我想要那么做,早就那么做了。但是我就喜欢撞到你。”他再次从我身边经过,走回他的衣柜,把项链从我身后扔到盒子里,再次撞到我,手上只拿着一条裤子。

"Oh, Fëanáro, 不要拿这条!它很旧! "

"那我应该在工坊里穿正装咯 ,Nerdanel."

我们习惯互相逗弄对方,但有时候,在公共场合,我们会忘记他人的存在开始用锐利的言辞互相回敬,如同战场双方雨般的利箭,直到我们可以看见其他人眼中急切的想要窥见的光芒,然后意识到他们以为自己正目击着一次Fëanáro 和 Nerdanel声名狼籍的婚内争吵。但这些不是斗争,几乎算不上争吵,我们之间真正的不和只会以泪水洗涤的愤怒而告终。

不久,我们的箱子理好了,而银树的光芒开始满盈。Fëanáro跪在床上,赤着脚,但是仍然穿着衣服,手上玩弄着他年轻时候为我做的一根项链的扣子。我收起了在旅途中要用的肥皂和精油:有一次,我没有带够,那一年我学到了我的教训,和五个男性一起露营却没有足够的肥皂是多么让人难以忍受。我如孩童般激动: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我该如何度过它们?我这样怎么会睡得着?期待如同缠的太紧的金丝:我等待着,看着它因紧张轻哼,思考着,它什么时候会断?它什么时候才能获得释放?

"Ah,我恨旅行前的一晚," 我抱怨着, 一下子坐到床边。Fëanáro从那条项链上抬头看我。

"我讨厌这个扣子。它太脆弱了。有一天它会断掉,你都不会注意到,然后它就会被弄丢了。"

"你可以在完美中挑出过错, Fëanáro."

"世间没有完美的东西,吾爱。" 他的目光转到那条他试着用手指去弄断的项链的扣子上,似乎是想要去证明它的不好。我滑到床中间,到他的身边。

接下来是描述他们的床的一段,先省略。大概就是床挺大的、诺婶的姐妹说这不是睡觉用的,诺婶很委屈她和费诺明明一起睡在上面。

于是我把头放在他的膝盖上,看着他,思考着在五十年的婚姻和四个孩子之后,我为何还会如此渴求他。欲求应该会随着时间消褪。在无尽的一生中都被身体的欲望所累不是我们生活的方式。在我伸手轻抚他的脸颊时,他没有反应;他仍然在手中调弄项链的扣子。他没有反应,不过我知道他正注意着我,只要我正确的触碰他,说出正确的话语,那条项链就会被扔到一边,他就会在我的怀抱之中。我的手滑下他的脸颊,到他的咽喉,他衣服的领口,开始温柔的解开。 "Fëanáro," 我低语着, 但是他没有抬头,呼吸平稳缓慢。我现在是如此了解他的身体-甚至比我自己的更了解-现在那种我们婚姻早期彼此探索身体的激动早已失去,那时我会亲吻他的每一寸皮肤来寻找那些能让他忘记一切,愉悦惊呼的隐秘之处。现在我知道如何去找寻这些地方-他的耳尖,他的锁骨,他膝盖后柔软的皮肤-我知道每一个锐角,每一条曲线,每一个小小的雀斑和伤疤,而仍然,他使我充斥着无解而近乎疼痛的渴求。

我从刚才躺着的地方起来,跪在他的面前,与他膝盖相触,如同镜像般,他的衣领落到肩膀上。他仍在调弄那根项链的扣子;他的呼吸依旧平稳富有节奏,但是现在他的胸口裸露,我可以看见他的心跳如此之强,使得他左侧的胸口微微起伏。"Fëanáro," 我呼吸着, 他的名字的发音甚至比给予我生命的空气更为美丽。我亲吻他毫无反应的嘴唇,他的下巴,他的脖颈和肩膀,然后我听到一声响声,扣子断在了他的手里。

项链被扔走,落在了地上,他躺下把我拉到他的身上,我们的头靠在床底的竖版上,我们的手缠绕挤压,试图把衣服从彼此身上拉开。"为什么?" 他急促的说, 当我毫不在意的拉开他的裤子与他肌肤相触,于是我说, "因为我爱你,如此不可置信的爱你。"

"Nerdanel, 我爱—" 他说道, 这是我们之间最后传递的言语,因为在那一刻他进入了我,我们以灵魂沟通,在光芒之中,他吞噬了我,我所能见的就只有Eru给予他的美丽,他的灵魂比身体美丽千倍不止,而他如此爱我,使我在他的怀中落泪。

~oOo~

我被光芒唤醒。

双树的光芒交汇,那完美的光从窗帘中射入,使Fëanáro的水晶在我们的墙上投射出彩虹。我们昨夜忘记拉上窗帘了,但现在我不会起来拉上它们。我不会起来拒绝如此美丽,以至于一定是维拉赠礼的美丽光芒。我闭上眼睛,看着我的血液在眼皮中流动。

还有 Fëanáro。若我起来,我会打扰到 Fëanáro, 而他绝少像此刻这样睡的平和,他的双臂绕着我的腰,头枕在我的胸口。我听不见他的呼吸-当他进入这样的深度睡眠,他似乎几乎停止了呼吸,这在我们刚结婚时经常惊醒我,使我充斥着不合理的恐惧,是否他的灵魂在夜间逃离了他的身体-但是我可以在他靠着我皮肤的地方感到他的心跳,并且我坚信一个像他这样的灵魂永远不会离开肉体。

马上,我就必须起床,因为今天我们要去Formenos,而且如果我们不早点离开,那么我们就必须在银树光芒之下行走直到到那个水边的驻足点。我将要唤起Fëanáro, 而他会紧抓着我抗拒就像当我将他们唤起去上早课时的Nelyo 和 Macalaurë 一样。"我们会在双树交辉时起来," 他在昨天晚餐时告诉了我们的儿子们和Findekáno,不过怎么现在就是双树交辉的时刻了? 难道我不是在没多久前才闭上双眼? 在银树光芒最盛的时候?

我们身体相触-肩膀,臀部,大腿,脚-我们的四肢交缠。我可以感到他的灵魂紧靠着我,尽管没有昨夜那样灼烧般的明亮,而且他的皮肤几乎是凉的。他的火焰减轻了,燃成灰烬,使得他少有的可以平静的睡去。因为他的火焰进入了我的体内,但即使我带着希望轻抚我的腹部,我知道没有孩子会降生,因我的身体还因四年前 Carnistir的出生而疲惫,因此要过很多年才会有另一个孩子的降生。

从窗中撒入的光芒渐渐染上金色。是早上了。我感到Fëanáro的灵魂开始醒来,不断闪烁着。他醒来了,我抱紧他来把他从我的胸口移开,这样我就可以开始起床了,但他紧抱着我,呢喃着, "不, 不要起来。再多一分钟。"

如此像他的儿子们,我想着抚过他的头发。 "为什么, Fëanáro? 你已经醒了。"

"因为我想和你一起躺在这里。"

"但是我们有很多事要做。"

"让我们轻佻而浪费的对待时间吧。就这一刻。求你了。"

他的呼吸温暖了我的皮肤。我将他的长发缠绕在手指上。再次睡着是多么容易!但是 Fëanáro的头从我胸口抬起,我感到他正在起来,直到温暖拂过我的嘴唇。

我睁开眼,但他用手指制止了我。"Fëanáro,"我说道, 但他低语着, "Shh, 我在给你早安吻。" 他的唇贴近我的,从唇角到唇角,像一个忠职的探索者,从不用过大的力,停在了我的嘴唇中央,我们的鼻尖相触。"现在你可以醒来了," 他温柔地说,我们同时睁开了双眼,注视彼此。

我们微笑,他在起床前快速的轻吻了我一下。 "我告诉你了只要一会。我一向遵守诺言," 他说道。他昨天把他的旅行装放在了边上,现在正开始穿衣服。我滑下床,突然很后悔-我本可以要求再多一会,甚至更多一会,我本可以仍和他一起躺在床上-我收起了昨夜我们扔在地上的衣服。他的裤子破了,不过今天晚上在篝火前我很快就能补好。我找到了那条他昨夜扔下的扣子断了的红宝石项链,然后微笑了。 "你想带着这个吗?" 我问他,把它举起,金树的光芒被捕捉在其中,在我们卧室的墙上投射下红色的光芒。

"是的, 带着它。我会让Vorondil在到了Formenos后去修理它。这不是一件多失败的作品…." 他走到我面前,裤子还没有拉好,衣服只穿了一只手进去。他在阳光下欣赏,计算,看着血红的光芒散射,评估着他在每一块红宝石上刻的平面。"做这条项链时,我还很年轻而急躁," 他承认道。

他仍然很年轻—几乎不满一百岁, 直到最近才被认为完全成熟-他还是很急躁,但是我压下了一个微笑什么都没说。 我把项链收到我的珠宝盒里,穿上一双鞋子。 "我会去叫醒 Nelyo 和 Macalaurë, 如果你愿意去叫醒Tyelkormo 和 Carnistir?"

"谁去叫醒Findekáno?" 他说道, 我有些惊讶,我居然忘记了Findekáno正和我们在一起。我本可能会和大家一起离开,留下他在空房子里独自醒来。如此羞愧,我竟忘记了我丈夫兄弟的儿子,尤其是我和 Fëanáro吵的这么厉害才让他和我们在一起。

"我会一起叫醒Findekáno,如果你会照顾Carnistir," 我说道, 因为我很难在没有忙乱的情况下叫醒我们最小的儿子。

我先去了 Nelyo的卧室, 因为 Macalaurë 或 Tyelkormo 经常和他一起睡,这样我就不会浪费时间去他们的空房间了。但是 Nelyo 独自一人,躺在大床的边上,就像他一直以来一样,埋在一堆枕头里,把毯子拉的很高,以至于我只能看见他那一头长长的红发。(接下来就是讲Nelyo另一半床很整齐、就像在等什么人去睡,暂时不译,为懒人干杯~)

我轻轻从他的脸上拉开毯子。Nelyo一直头向下睡;他几乎要成年了,不过,在睡梦中,他看起来仍然像我记忆中的那个孩子一样,让我不忍心叫醒他。47年了,我想。他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改变如此之多?

当然,在47岁的时候,我已经和Fëanáro结合并生下 Nelyo了,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这并不重要,我希望 Fëanáro可以留住住Nelyo的年少就像他可以在宝石中捕捉光芒一样。

我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在他的肩胛骨之间,他睁开眼,顺从的坐起。"已经到了?" 他说道, 试着将睡意从声音中赶出,揉了揉眼睛。他看向窗户,一缕金色的光芒从窗帘的缝隙中射入。"是的,我想是时候了," 他说道, 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把腿放到床边。

"早上好, Maitimo," 我说道, 亲吻他带着睡意的温暖额头。在我叫醒他时,我一直用我给他的母名叫他,因为于我而言,穿着揉皱睡衣和带着一头凌乱红发的他是最美丽的。

"你希望我去叫醒Carnistir吗?" 他带着睡意问。

"不, 不用担心这个。你父亲会去叫醒他。" 我再次亲吻他的脸颊,朝门口走去。 "早餐在一小时后开始。"


"是的, Amil,"他回答道。

Macalaurë的卧室在走廊另一边。他的窗帘没有拉起,金光直射他的床、不过这并没有叫醒他。他躺在床上,仍然穿着昨天的衣服,头枕在一堆乐谱上,而竖琴在枕头上。我站在他的头边对着他轻轻吟唱,"Macalaurë," 他把眼睛闭起(精灵睡觉是睁眼的),向我挥手,抱怨道, "不, Amil, 走开。我才刚上床。”

"这又是谁的错呢? 快起来。早餐在一个小时后开始。"

“我不饿。”

"好吧,那你有一个小时来变饿。" 他的双眼还未睁开,我亲吻他的脸直到它们睁开。 "是的, Amil, 我醒了," 他咕哝着, 坐起来在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可以把竖琴撞到地上前拿起了它。他带着一个少年特有的慵懒伸懒腰,就像是阳光下的猫,毫不掩饰的打了一个哈欠,我都可以看见他正在长出的臼齿了。"现在被叫醒真的太早了 ," 他告诉我。

我笑着转头告诉他, "早饭一小时后开始 Macalaurë. 穿衣服. 干净的衣服。"

然后是 Findekáno. Findekán在走廊尽头的客房, 处于我和Fëanáro房间的对面,以免他晚上有噩梦或是需要我们。但是他没有。 他不像一个小孩那样需要别人的注意-不是不寻常,甚至像他这么小,因为Tyelkormo也这样—不过他(Fingon)忍下了他的需求就像是在争吵中咽下了侮辱性的话语或是压下疼痛的显示,同时试图看上去富有勇气。Nelyo, 带着他温柔的尊重,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他开始聊天的精灵。他带着不信任来看待 Macalaurë 和 Tyelkormo 。对于Carnistir 则是锐利的怀疑。而且很显然他怕 Fëanáro 。他对我也很冷淡,对于我的喜爱他无礼但出于身份而必须回应,但是我一直告诉自己这不是我的错他表现的像一个被从母亲身边夺走的孩子。

我应该知道, 因为 Fëanáro 以前也会这样。

他像一个被放在床上的玩偶一样睡觉:朝天睡,手臂压着毯子,脸对着天花板。在我叫醒他时,他没有抱怨或是呻吟—Tyelkormo 倾向于两者皆做—取而代之的是他从床上下来,取出Nelyo昨夜帮他挑选出来的旅行装。我问他,他是否需要帮助穿衣服,当他摇头拒绝时他的头发滑过背部。我想要像亲吻我的儿子们一样充满爱意的亲吻他的额头,不过我的脚却带着我在仅仅说完一句 "那早餐见, Findekáno" 就离开了,在他房间门的另一边,我靠在门上,为我对他所做的而感到羞愧。他是一个比表现的最好的Carnistir还要好带的孩子。一个完全是由于我的坚持而在这里的孩子。

(这里的Fingon之前没有见过他的堂兄弟们,也没怎么见过费诺和诺婶,之前芬熊说要把儿子送到费诺家住一个夏天,是为了锻炼他顺便和堂兄弟们一起学习,费诺不同意、诺婶为此和他吵了一架,之后费诺才同意带Fingon一起走...然后之前衣服的那个地方是因为芬熊给Fingon带的衣服都是礼服长袍什么不适合旅行穿的(我估计主要是费诺他们一家旅行是骑马的、芬熊以为他们会坐马车...),Nelyo就强行在这样的衣服里给Fingon找了一套比较适合旅行穿的衣服...(Turko的衣服太大了,而他以前的衣服已经给其它精了...这里的费诺坚信不能浪费))

楼下, Fëanáro已经在厨房里了,他一只手在切菠萝,另一只手抱着靠在他肩上睡觉的Carnistir。 Tyelkormo仍然穿着睡衣—赤着脚, 头发凌乱—不过他顺从的在木桌上放了7个碟子。我们打算吃一顿简单的早饭,不需要过多的准备和烹饪。 我亲吻Tyelkormo乱糟糟的金发,开始切一条硬面包。(面包的形容居然有一大段...暂不译)

我在盘子上开始放面包— Fëanáro, Nelyo, 和 Macalaurë各两块,其它精灵一块—然后取来了一块甜黄油和一罐野莓酱。Fëanáro在摘除草莓上的叶子,把它们和菠萝扔在一起。Carnistir发出一生尖叫,从睡眠中醒来,在Fëanáro的怀中扭动挣扎。

Fëanáro把刀扔在柜子上,双臂抱起 Carnistir , 上下摇着安抚他。Carnsitir睁开双眼,嘴唇抖动, 但是Fëanáro用亲吻制止了暴风雨的降临。 "你作了噩梦吗 ?" 他问道, Carnistir 点头, 抓住了一缕 Fëanáro的头发, 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哭泣。

"那里又黑又冷,他告诉我!!"

"那我们不去听他的,好吗?"

Macalaurë 和 Nelyo 在小时候有一个共同的隐形朋友,他们三个常常一起玩; Tyelkormo与蝴蝶、小鸟和狐狸说话,并宣称它们都回答了他,但是这样可怕的幻影只降临在Carnistir的梦中。自他是一个婴儿开始,他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会在尖叫中醒来。Fëanáro 和我甚至在他两岁的时候去询问过在Lorien的Irmo,但是他安慰我们噩梦—甚至像缠绕着Carnistir这样可怕的噩梦—在孩子中很普遍,并不用去关注,这是我们在Outer Lands黑暗历史的遗迹。他安慰我们,只要Carnistir感到足够安全,他就不会做噩梦了。

我拿起了Fëanáro放下的刀,他感激的笑了一下,然后坐到桌边,Carnistir在他的怀里。他吻去 Carnistir脸上的泪水, "我爱你," 他温柔低语,那嗓音中的柔软几乎使我心碎。 我突然想到,只有几个精灵知道Fëanáro可以如此温柔。Carnistir不再哭泣了;他用着注视神灵的崇敬注视着Fëanáro的眼睛。 "你于我而言如此珍贵,小家伙。" 他吻Carnistir的额头,他的额头, 他的鼻子, 他的嘴唇。Carnistir的眼睛闭起。"我爱你,"他再次低语, 但是 Carnistir 已经睡着了。

他带着疑惑看着我,但是我向他示意继续抱着他,然后继续开始切水果做沙拉。

Nelyo 进来了, 穿好了旅行装,斗篷盖住肩膀,长发梳理整齐后编成发辫束在身边。 Tyelkormo 跑向他,抱住Nelyo的腰。 Nelyo带着一种我嫉妒的轻易的抱起他。自从Carnistir的降生,我就难以抱起他了。(接下来又是一大段没有力气抱的描述...暂不译)

"看看你!" Nelyo 对Tyelkormo说,把他原本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 "你看上去就像缠到了农具里一样 !"

"你可以帮他穿衣服吗,亲爱的?" 我问他,"然后帮你父亲照顾 Carnistir?"

Carnistir 有时候挣扎的如此厉害以至于需要我们三个一起才能给他换衣服, 不过 Fëanáro 和 Nelyo 已经习惯给他换衣服了,几乎精心设计了他们其中一个来吸引他的注意,另一个控制住他的方法。Fëanáro小心的走着,尽量不去惊扰Carnistir , 在他们走上楼去卧房事,我听见他的声音与 Nelyo的脚步声 。

有时我看着我的儿子们—在餐桌边他们四个一起,都有着明亮的眼睛和四种不同的发色 —然后怀疑他们是不是我的孩子。是的,我怀了他们每个一年。我经历数小时痛苦的生产将他们带到这个世界。我拥抱照顾着他们每一个。但他们仍然更是Fëanáro的儿子,而不是我的。他们有他的脸:他笔直的鼻子;他明亮机敏的眼睛;他如黑暗中爆炸般光亮的微笑。他们有着他瘦长强壮的身体和优雅的姿态。哦,他们也各自有着我的影子; 我没有愚蠢到以为Fëanáro的遗传力比我强这么多以至于我的孩子们没有我的遗传。l Nelyo 有我的红发。Macalaurë有我温柔的态度。Tyelkormo 有我强壮宽阔的手。 Carnistir 有我的肤色,一旦难过就会脸红。但他们仍更是 Fëanáro的儿子,不是我的。

(这一段是诺婶像如果有女儿会怎么样,暂不译)

以着一种痛苦的清晰我知道,我的第五个孩子不会比我现在的四个儿子更像我。Carnistir的出生消耗了我太多的力量,而 Fëanáro会比我先准备好要下一个孩子。我的身体会如同花瓶装水一样怀着这个孩子,但是Fëanáro才将会是他真正的创造者,因为除了养育他的身体我已经没有能量去做任何其他的。无人甚至会认出第五个孩子是我的;他将看起来和他父亲如此相似,就像是从植物上取下一枝种到土中,长成的同那植物一样。我知道这一点,但是这不使我难过,因为我渴求着去拥抱任何 Fëanáro 给我的孩子, 而且我会如他母亲做过的一样,愿意舍弃身体来给他们生命。

我听到身后传来了细小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转身,以为会看见 Macalaurë 或是 Tyelkormo, 不过却是Findekáno站在门边,似乎已经站了有一会了。他不是一个不吸引人的孩子,尽管他比 Macalaurë 在这个年纪时个子还要小:他的黑发如同丝绸,他的双眼湛蓝就像瓷器上的蓝釉,皮肤光滑完美。但是于我而言比起一个真正的孩子,他更像一幅画像,有着栩栩如生的颜色构图,但仍是一幅画像。

接下来就是诺婶让Fingon一起帮忙弄早饭,然后大家一起吃饭,吃完后出发。暂不译



第十章 End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