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未授翻】And He Will Be The One To Destroy You by Prin

依旧是皇姐和小莫,不喜勿入

话说全篇文都没有出现Mordred的名字,都是用“他”代替。





因为在最后,不是魔法使你堕落,是‘他’。




你不能记起你最后一次独自一人的时候,真正的独自一人。‘他’准许你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单独漫步,但只是身体上的。你不是一个傻瓜,你可以感觉到‘他’在你的意识之中的存在,观察你的每一个动作,聆听任何发生在你心中与周围的事。


今天‘他’似乎给了你一个你非常需要的放松的机会。没有任何‘他’的存在在你的意识边缘掠过。而最坏的部分是你现在反而感到不适。你不因感到如此。从不缺少的‘他’的存在才是本应感到奇怪的。


你身下的马并没有你所希望的那样快。没有什么可以如你所想的那样快。你有一种去超越自然的渴望;‘他’使得你这样,你想。‘他’是你去渴求那些大部分人从不曾考虑过的东西的原因。


你不确定你在前往哪里。你只是想要离开,去到一些连‘他’都无法触及你的地方。但这个,正像你所想要的不可能的速度一样,只是简单地违背了自然规律。没有地方是‘他’不可触及的。‘他’感知、聆听并知道一切。尤其是那些与你有关的。


没有任何你不会为‘他’做的事,但是与此同时你觉得能‘他’做的完全正确的的事情却很少。莫名的,任何涉及到‘他’的事都会以某种方式被‘他’扭曲的心灵所污染。但‘他’需要你,你无法让‘他’失望。 




有些时候,你只是坐着怔怔的凝视着虚空,想着你究竟是如何变得这样软弱。你记得以前在面对困难时你总是朋友们的支柱,永远充满着不朽的忠诚并随时准备着去做任何你觉得正确的事。而这个?这并不正确。正确在之前曾是无尽的魅力和几个选择。


你的马,几乎达到了他自己的速度记录,减慢至了小跑,最终停在了一个你依稀熟悉的村庄的郊外。你心不在焉的揉着他的脖颈,享受着他柔软的嘶声。‘他’把他给了你,而毫无疑问在你心中,你深知这匹马不是通过正当方式赢得的。


你大部分的所有物都是来自于‘他’的礼物,那些从许多无辜的并且你怀疑其中的大部分没有从盗窃案中活下来的人那里偷盗来的礼物。尽管如此,你从未关于这个而和‘他’对峙过;因为这毫无用处。‘他’不会为你改变任何事。


突然你意识到这个村庄是如此熟悉。它是Ealdor,Merlin的家乡。你曾来过这里…这是一个那个你曾经是过的那个女人的例子。你曾经做你知道的必须去做的事来帮助你的朋友。你是从何时起停止这么做的?这是个简单的答案,并不是你刚遇见‘他’的时候,因为在那之后你你才变成这样这样。你那时也只是在帮助一个朋友。


当你以前在Ealdor时的回忆如潮水一般涌出时,一声轻微的叹息从你的唇间溜出。那时你Merlin, Arthur, 和 Gwen理所应当的站在一起并排战斗,正如现在如果不是你愚蠢的举动,你也可以和他们在一起一样。你希望...但这永远都不可能了。你再也不能回到你曾经的家Camelot和融入你曾经的生活之中了。就算Uther没有死,你也做错了太多。起码,无论如何,Merlin知道你做了什么和你在与谁联系,并且Gaius可以猜出你的能力。问题是他们有没有告诉其他人。


在你心底,你知道他们没有。不管有多么糟糕,Merlin永远会保守你的秘密。如果他会告诉任何人你的秘密的话,那他一定会在亲自毒死你之前出卖你。当你明白他做了什么的时候,那一刻永远烙印在了你的记忆里。‘他’,和你的姐姐,不厌其烦的试图说服你他的背叛足够使你憎恶他胜过言语能形容的程度,但除了那毒药压迫着你的肺中的空气并使你窒息,喘息着渴求空气的飞速而过的时刻之外你从未憎恶他。有时,你只是希望那毒药成功的杀了你。


如果Uther现在可以看见你,他一定会因为魔法扭曲了他宝贵的养女甚至超出了他选择性目光的认可而诅咒每一丝魔法的本源。而现在,你则会对抗性的抬起你的下巴告诉他他憎恨魔法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你仍然拒绝相信你的力量本身是邪恶的 



因为在最后,不是魔法使得你堕落。


‘Morgana.’


是‘他’.


‘Return to us, Morgana.’


同‘他’可怕的心灵轻触你的给你带来的安慰一起,你遵从了,因为‘他’就是你变成的那种人。




依旧是邪教、不喜欢咬我呀~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