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翻译】Butterfly Collectors

摊牌老五邪教警告


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多个百年,尽管带着满心的愤怒与挫败,但是每一次驱入他父亲体内时,他仍然忍不住为这感觉的完美而入迷叹息。


他不知道这起于何时或是如何开始。有时,他认为这是他的本能,随着他的父名,他的外貌,他的天赋一起继承而来。


他记得那么多的百年前一个单调乏味的午后,那逝去世界水晶般的遗迹-他,一个羞涩热情的年轻人,毫不眨眼的盯着他的父亲在铁砧上锤打着一根红热的利刃。他清楚记得每一下锤打的韵律,那些闪耀的星火从金属上溅出飞舞的方向,仿如焰火庆祝着他私人的喜悦。


这样的时刻是他唯一可以永远的、独占他父亲的时候,没有他母亲或是祖父的阻拦。他不介意他的父亲大多数时候甚至没有注意到只站在他身边几英尺之外的他。他是如此投入的工作, 最多只匆忙的看他几眼。他珍惜着每一次这样的时刻,把它们变为心中的崇拜之物,并在他房间远离热炉光芒的阴影之中,回想着这些时刻,一个接着一个,为他父亲从未对他言说的爱语而播撒精华。


那个特别的午后他的父亲心情很好,在那柄利刃打磨好之后,他们一起去洗澡了。他的手擦过他父亲紧绷的肩膀和背部,沉溺于他皮肤的光滑与温暖,几乎不能控制住那疯狂的想要舔舐并留下自己痕迹的冲动。


距离那个下午多年之后,隔着一海的悲伤,他的母亲和祖父死去了-都在一起死去了。他们都离开了。离开。离开 离开 离开。他想不到一个更甜美的词。有段时间他庆祝着,然而正是这时他意识到,他的母亲和祖父并没有离开,没有真正完全离开,因为当他抱着流泪的父亲之时,他口中呼唤的是他们的名字。


仍然,他的父亲只有他了,他唯一剩余的珍宝,他最虔诚的所爱。


他吻去了他父亲所有的泪水,用着他所能给予的全部的温柔,终于拥抱了他的肉体。也许他父亲的灵魂仍渴求着那些逝去者,但是他的身体却在他的怀中与他结合。


他以为他可以让灵魂追随肉体。他一直在他身边,协助他所有的研究 (在龙焰燃尽一切前,他们几乎找到了一种可以赢的方式), 在战场上保护他,但尽管在失去Himlad之后, 他的父亲仍然不会放弃他的目标,放弃那个-他明显能看到-无法挽回的目标。在Nargothrond, 他粘住他,紧贴他的身体,但是不带一丝希望。这使他疯狂,他的父亲仍然看重那些幻影胜于他自己。




肉,随缘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3006&mobile=2



数月后,他希冀着他的父亲会在他告诉他,他不会与他一起离开时落泪,因为这样他就会跟随他,由此就不会如此刻一般彻底了解了他父亲所曾面对的地狱般可怕的渴求,试图将它置于身后,却反而为它的沉重而压垮,如同斗篷般钉在他的心上紧随着他。


但是这个,他想,也是他所继承的一部分。





这篇文的标题是一本小说的名字,也拍成了电影,内容大概是这样的:银行小职员弗雷迪是一位个性孤僻的青年,平时酷爱搜集蝴蝶标本。他将在赌场上赢得的大批钱购买了一座地处偏僻的豪华别墅。弗雷迪借口观看标本,将心中倾慕的女孩米兰达骗去他的别墅里,并把她绑架起来关进了地下室。自信可以征服她,限她在四周内答复并顺从他。米兰达趁他不注意用铁锹击中他的头部。等弗雷迪从医院看病回来,发现米兰达已经因为受冻奄奄一息了,直至看着她慢慢死去。




丧病脑洞慎入









在最后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是、傲娇的摊牌小王子表示,你为其他精的离去落了泪,我要你也为我落泪我才相信你爱我才会跟你走、要不然别想我跟你离开,真的,我说不走就不走了,诶!!!回来呀!!!你怎么真的走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走就走、我才不会跟上去的!!!摊牌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才不会追上去!!!



一不小心真的和Atto分开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