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Son of Mine

这是老五摊牌cp向、注意是cp向不是亲情向!!!不是亲情向!!!是前一篇的后续,私设严重请慎入



第二天,在金树的光芒完全亮起时,你看见Telperinquar急匆匆的进入工坊,在身上似乎依旧带有着昨夜蜜酒的香味。

“对不起,Att——Atar,我迟到了。”他对你低头,脸上流露着歉意。你因为他的称呼而挑了挑眉,“没关系,”你说到,“毕竟昨夜是你的成年之宴,我本以为你还会继续休息。”你知道他一定会来,每周的第一天、第二天和第四天是你们一起进入工坊的日子,你的Telperinquar只要承诺过就绝不会食言。你看见他褪下了昨夜的华服,唯拿着你赠予他的坊锤。

一般来说,现在你们都是各自进行不同的项目,只有当Telperinquar有什么问题时,你才会中断工作。但是今天,你发现你似乎不能如往日一般集中自己引以为傲的注意力,而是不由自主的看着Telperinquar。

他似乎在小心翼翼得打造一把剑,刚才在他一闪而过的动作中,似乎在熔融的钢铁之中融入了某种金属,你没有看清是什么。你看着他锻打着烧红的金属,在他的每一个动作中,你都可以看见你自己的影子。

你看见他因一下错击而发出低声的咒骂,于是你走过去,像他还是那么多年前的小精灵那样,从后面围住他,看着那已经迅速变冷而变形的剑胚,轻轻用坊锤敲击几下后,握住他的手,带着他敲击,“不论刚才你加入了什么,Telper,”你在他的耳边说,“那使得合金的重量大大减轻了,而它的可塑性也发生了变化,像你刚才那样挥锤时用的力还是像平时一样是不行的,必须根据合金的变化而调整每一锤的力量,像这样,”你握着他的手演示着。

“我已经不是一个小精灵了。”你可以听见他在说,那是一个成年精灵的嗓音,可是声音里却还是带着那孩子般撒娇的尾音。

“犯的错还跟孩子一样,你叫我怎么把你当做成年精灵来看,你还记得之前我教过你——”你在他耳边吐息着,看着他耳尖敏锐的颤动,手指不小心被那失败却依然锋利的合金划破。你将他的伤指放入口唇之中,舌尖灵活的舔去血丝。

你看见他微微睁大的双眼,白皙的皮肤上染上粉红。你亲吻他的额头,他的脸颊,在他的皮肤上留下蝴蝶翅翼拍打般轻盈的吻,然后你亲吻他的嘴唇。这只是一个纯洁的吻,嘴唇相触,吐息相融,你能感到他的颤抖。

你微微退开,看着他眼中你的倒影。工坊中烈焰仍在燃烧,发出的滋声对你而言是最美的乐章。过了数个纪元,或只是几个眨眼的片刻,你看见Telperinquar的挣扎,渴求与恐惧在他的眼中闪现,使得他银灰的眼睛颜色变暗。

“不要恐惧你所渴求的,我亲爱的Telperinquar,”你开始着,手指拂过他的发丝解开束缚,“我了解你,Telper,难道你不曾渴求肢体的相亲,难道你不曾因热病般的渴求而双颊绯红?埃尔达的灵魂与世界等长,但是灵魂却注定消磨肉体。唯有感官才能减轻灵魂的重担。”

你看见在他的脸上,羞愧与情欲纠缠如同最亲密的爱人。

“你感到了诱惑,”你听见自己声音低沉,你父亲燃烧的雄辩在你这里成为了丝绒般的柔软,“抵抗诱惑的唯一方式就是屈从于诱惑。”

“维拉规定,在我们的律法中,近亲不能结合。”你听见他喃喃道,比起说服你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然而你却从未对我和那金发者的关系多有微词。告诉我,当你看见我们时,你在渴求的是谁,我的Telperinquar?”你对他微笑,你知道此刻自己的笑容是多么难以抗拒。“我年轻的孩子,身体已然长成,灵魂却依旧青涩;我将领导你,我的Telperinquar,走入情欲的海洋,点亮你的感官,用新的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我将教导你享乐之道;埃尔达小心翼翼得献出爱意且永不收回,但是肉体的欲望却极少应允,即使对着所爱之人也极少放纵情欲,这是我们的风俗。然而在苏醒湖畔,昆第并不畏惧肉体相亲,维拉带我们进入蒙福之地后,这种风俗才形成。Telperinquar,你能否看见他们粉饰在华服和律法之下的渴求?被压抑的渴求使得他们将欲望涂抹成罪孽,他们缺乏勇气,于是更加苛刻的要求他人。野蛮时代里黑暗生物对我们的伤害在此时转变成了自我的束缚。不要恐惧你所欲求的,Telper。告诉我,Telperinquar,你是否在渴求我,吾爱?”

你知道他不会拒绝你,他无法拒绝你。他是你的儿子,你教导他说出第一个词,你引导他走出第一步,你抓着他的手打造出第一个指环。你教会了他一切,他的痛苦与欢愉也应该由你来施加,理所应当的,也该由你来引导他走向成熟。他属于你。

你看着他开始略带迷茫的眼神,然后那迷茫迅速被烈火点燃,那是燃烧在你眼中火焰,也是你父亲眼中的。

“是的,”他的声音嘶哑,“我渴求你,Atto。”然后他用手抓住你的后颈,把你拉近,亲吻你,带着火焰的热烈与灼烧。这是一个青涩、毫无章法的吻,你顺从的接受了,与他唇舌交缠,引导着他,渐渐占据着主导权。你的孩子,因一个吻就几乎释放,情欲使得他的眼睛几乎变为黑色,只余火焰闪动的光芒。

下面有一点点肉渣,放随缘的地址~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4783&mobile=2&;ucmidtm=1439353168.75


在夜间,银树的光辉拂照,你将你年轻的孩子送入他的房间。在离去之际,他拉住了你的衣袖,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期待,而你——你亲吻了他的额头,微笑道,“早点休息,Telper,你今天已经很累了,”再看见他微微皱起的眉毛后,你继续道,“耐心点,吾爱,只要你愿意,我们有着漫长的时光来探寻彼此的身体,获取欢愉,不必急于一时。要知道,我一直在这,我的小Telperinquar。”再一次,你在他的唇上留下了一个纯洁的吻。

几天后,他送给了你一把剑,那把剑上雕刻着细致的花纹,围绕着你的纹章,比普通的金属要轻很多,却无比锋利坚韧。

“这就是你之前在忙的?”你一边检查着剑,一边问着。

“是的,Atto,之前我发现了一种新的金属,产量很少,但是非常轻盈坚韧,”他兴奋的说道,然后,他带着一点紧张的问道,“你喜欢它吗,Atto?”

他的神情让你想起了年轻的自己,“非常喜欢,Telper。它美极了,我会一直把它戴在身边。”你微笑着。

后来这把剑从未与你分离过,你带着它跨越海峡,走到贝尔兰,走到海姆拉德,历经骤火泪雨,历经数次重铸,从未丢失。直到有一天,在多瑞亚斯的冬天,它永远的断裂了。经历多次的重铸,这把剑早已失去了最开始的样子,不再轻盈,不再有着美丽的纹饰,只有在暖光之下才能反射着曾经荣光的暗淡疏影,而此刻,你握住你的断剑,在失血的眩晕中,依稀看见了它曾经的、美丽的光芒。

此刻你才终于能向你自己承认,Telperinquar仍然是你的骄傲,不论他的选择如何。

你希望永远不要再次见到他。



最后一句我的意思是老五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他不是依照誓言一样会处于永恒的黑暗之中就是永远都会被关在曼督斯里不能出来,然后他希望摊牌能好好活着不要和他那样相遇。。。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