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我的脑子有个坑
#阴沉沉的爱神表哥
#神话提及部分都是瞎编的👏


从海中升起的维纳斯,她所有珍珠中最美好的那一颗,她花园中最娇艳的花朵,就是流淌着她血脉的家族中那支名唤Julia的玫瑰了。维纳斯在她还是婴孩是曾幻作乳母亲吻她额头;她爱她地上血脉中每一位女儿。
而她的孩子,她祝福过的玫瑰被她仇敌赫拉的儿子所迷惑,那蓝色的恶贼将她的美好宝石从冠冕上撬下,意图在其无暇光辉上刻下自己的姓氏,这当然不被允许!
诅咒赫拉,诅咒可鄙的迂腐Montague,愿大海将他们吞噬!不,这冒犯不能不经受惩罚而放下,她不允许这桩婚事的发生,多么可怕的丑闻!那年轻的窃贼必须受到惩罚,让那些盲目的Montague看到她的神威,卑微低头知道自己的位置,不去招惹她的选民。
于是她召来自己的儿子Tybalt,暗色头发的爱神弓箭从不离身,那百发百中的射手,将最为可怕的力量玩弄在手心,铅还是金?小心啊,无法捕捉光芒的双眼,那位残忍的神祗从不失手。
她唤着他的名字,甜蜜拥抱阴沉神灵。
“Tybalt,我的好儿子,今天你母亲的威信在地上收到了挑战,无耻的Montague的儿子,那年轻的Romeo,愿赫克托撕碎他的魂灵,在黑暗的包围下偷取了我在地上血脉的女儿,我的Juliette的爱情,自满轻狂的挑战我的权威,难道他不知晓我维纳斯的后代从不和赫拉的所偏爱的家族苟合?难道他不敬畏我的名字,避开我所保护的家族?Tybalt,去,拿出你的武器,这样的冒犯不能被忽略;既然他那么决心要陷入爱情,我的儿子,那就让他去爱——且用你的金箭射入他的心中,让爱情在他的心底萌发,爱上那最卑微丑陋的罪犯,用他名号中的爱慕遮住双眼去爱那疯了的狂徒,流浪的醉汉,失了心的麻风病人!Tybalt,我的爱子,Tybalt,保护你母亲的荣耀,拉开你的武器,去把正义降临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头上!”


其实Tybalt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母亲一激动就喜欢用人类的戏剧腔;给她一个面具,她能比那些最为出名的演员还要出色——不过这些话他从来不敢说出去——谁都不想扰怒美的女神,除非他们做好了之后的几个百年里床上的小家伙需要在头上套两个麻袋才敢上去的准备,而Tybalt,显然他不认为一时的口舌之快值得这个回报。
总之,既然维纳斯做下了决定,那么最好听她的,况且他曾见过甜美的Julia,被所有Capulet所珍爱的珍珠。那位善妒的女神所钟爱的,莫不都是阴间的恶兽,残酷的莽夫?这样娇柔的玫瑰,怎么能被Montague的恶人摘下?不,他必须保护他地上的亲族,留着他和他母亲血液的女儿。


不敢乱打tag先记个脑洞x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