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堆放地

吃邪教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荼羅 您点的一粒沙人鱼梗!

拖稿势力日常拖延...终于挤出来了hhhhh


Sisi有个秘密,她没告诉任何一条人鱼,连最最亲爱的姐姐都对此一无所知——要知道,所有人鱼都以为小Sisi只会四处闯祸,藏不住隐秘,所以完全没有人鱼怀疑过她时常离开的借口。
这个秘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对Sisi来说却意义非凡——她有了个人类!

自从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条小人鱼得到了爱情,长出双腿,踏上她们的族类从未涉路的陆地之后,就有许许多多的小人鱼们都憧憬着陆地上的生活——那是个怎样神奇的世界?精致的小玩意,漂亮的织品,哪条人鱼不对陆地好奇又向往呢?所以不少人鱼为此压抑住自己的恐惧,游向海中可怕的黑暗之地,在那里即使是最勇敢的人鱼都不敢轻易涉足,向那黑色国度的王子,海中黑色的巫师寻求帮助,乞求双腿。
那些人鱼离开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准是因为陆地上的生活太美好了,让她们完全忘了枯燥的大海。

不过嘛,故事里关于可怕的巫师的部分完全是虚假的。
Sisi曾为了追逐一场风暴,不小心迷失在了陌生海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还是那位巫师引导她游出来的呢!
那个巫师不是面貌丑陋的巨兽,也没有章鱼那样触手般的腿,时时刻刻准备捉住住不听话的小人鱼吃掉——所有的父母都这么跟自己的孩子们说!
这对巫师而言太不公正了!说实话,他看上去正常极了,就像条最漂亮的年轻人鱼,只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皮肤上闪着层冰冷的光,带着黑色的影子,让Sisi看不清他的尾巴。
在她重回熟悉大海的时候,她曾呼唤巫师,请他和她一起回去,以此来洗清他的名誉,证明他可不是什么怪物,而且她也喜爱他的陪伴,想要留在他的身边,但巫师拒绝了她的请求。
后来,当她和她的姐妹母亲提起这件事时,她们都以为她是因为在风暴里撞到了什么东西,做了场疯梦。

在Sisi遇到她的人类之前,她从未仔细想过陆地上的生活,毕竟她还是条多么年轻的人鱼呀!
她还没来得及随着环流游遍海洋,还没向北去到极寒之地,在那里发誓守卫的人鱼受到训练,长出黑色的鳞片,还没向南游到浅碧色的海水,那里人鱼的尾鳍轻柔的发散开来,像是人类名为丝绸的布料一样漂浮在水中,甚至还同时有着好几种颜色!
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她还没见过,有那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她还未去到,海洋的歌还那么美,那么新奇,她怎么会去考虑陆地呢?不过命运就是有这样奇特的作用,不可抗拒的让她走向从未想过的道路。

她遇到了她的人类。

她的人类和身边的族类相去甚远。
他的皮肤上有细细的纹路,眼睛是最温柔的颜色,注视着她就好像她是这世界上唯一最值得珍视的的存在——海洋还有什么吸引力,当他的眼中就盛着一个世界的光芒?
他握着她的手,陆地上的触碰不像是在海中,随时都可借着海水轻易抽走;在这里,每一动作都是固定的,带着她不了解的力量,使她从未有过的温暖。
她陷入了爱情。

如果她的姐妹知道她有个人类的话,准会问起他的名字,可实际说起来,她甚至不知道她的人类叫什么。在她心中,他就是她的人类,一片神秘领域里最英俊的人。
名字没有任何意义,他可以是Michael,是Andre,是Zoltan,是所有奇怪音节的组合,唯一重要的是,他属于她。
话虽如此,在她刚遇到她的人类的时候,她问过一次他的名字,但她的人类拒绝了。他说在陆地上名字是有力量的,一个姓氏可以和很多很多东西相连,不过Sisi在他还没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走神了,沉迷在他发音的韵律里,完全没注意他在说些什么。
她随意的摆摆尾巴,接受了这个说法。
“那好吧,不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要叫你我的王子,就像是在那个故事里一样,你就是我的人类。”

现在,随着金红落日,她轻轻摆动着尾巴,游向城堡背后的浅滩。
她的人类正等着她。

刚开始,她的人类曾给她带过一些奇奇怪怪的漂亮石头,但石头,无论怎么漂亮,也只是石头而已。在她的人类发现她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之后,就开始给她带些陆地上的新奇物件。不过,可惜的是,它们中的大部分都不能和海洋相容。
有次,他带来了一个光滑的小盒子,上面描绘着她不明白的故事的图景。
一开始她根本看不出这个盒子有什么不同的,直到他开始转动边上那个突出来的东西——盒子发出了声音!这多么神奇!一个会唱歌的盒子!
还有一次,他来晚了,这使得她发现他是坐在一个棕色的动物身上过来的!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动物,四条有力的、漂亮的腿,速度快到脚几乎没有触地,还有一头鬃毛在风中飘起,一下子就打动了她的心。
她的人类牵着她的手,让那个动物低头,引导她的手覆在它温热的、喷着气的鼻子上。
光为了这个美丽的生物,她也一定要去到陆地上。

今天,她的人类给她带来了一只小鸟,因上一次当他赞美她的时候,说她像小鸟一样轻快。
这个比喻对她来说奇怪极了,她见到的鸟儿都是海鸟,和轻快完全沾不上边,于是他许诺下次一次见到她时,会为她带来一只小鸟。

她的人类带来的鸟儿装在一个用木条做的容器里。
她侧头去看那只小鸟,脆弱的翅膀收在身后,在容器中跳来跳去,婉转的唱着破碎的歌;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它。
这只小鸟太奇怪了,明明也是鸟儿,却和它的亲戚完全不一样。海鸥们张开翅膀顺风滑行,唱着粗粝的歌。它们的嗓音里灌着海风中的盐粒,还有暴风雨前夕隐隐雷鸣中的焦味,那让它们的嗓子像是被沙粒刮伤,完全比不上海中生物们的美妙,可它们完全不在意这一点,日日唱起一支又一支快活歌谣,关乎饱餐的一顿,关乎又一个起风的日子,可眼前的这只小东西,Sisi弄不明白它在唱些什么。
她伸手想要用手指抚顺它的羽毛,却被啄伤了。那小东西几乎就像是着了魔似的,疯狂的试图她攻击伸进去的手指驱赶她,吓得Sisi赶紧收回自己的手。

她把手抱在胸口,警惕的盯着笼子,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人类会说她像是这种生物。
她的人类也似乎是震惊于小鸟的反应,迅速移开容器,任由那只小鸟从打开的小门飞走,握住她的手检查伤口,说着她一点也不关心的、抱歉的话语。
这可是个极大的冒犯!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还有侮辱!于是她选择背过身去,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不打算理这个叛徒了。
可是她的人类是多么机智,顺着她的动作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将她圈在他的怀中呢喃爱语,乞求她的原谅,又牵起她受伤的手,在泛红的伤痕上印上温柔的吻,虔诚而又充满爱意。
Sisi原谅了他;她怎么可能会一直对他生气?
她的人类又趁机为她戴上了一条石头的项链,告诉她在他的传统里,这是他的爱情,现在他把他的爱情交给了她。
本来她下意识的不喜欢这条沉重的、挂在她脖子上的东西,但——爱情!
他爱她!无数个声音在她耳边回响,他爱她!
他爱她,他把他的爱情给予她。

“Franz,我叫Franz Joseph。”

他爱她,他把他的名字和爱情一起交给了她。
她转过身,他的眼中只有她的存在,全心全意,充满深情。

“Franz。”

她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但在她心中,她还是固执的叫他她的王子,她的人类,她的。
她的人类因她的呼唤而轻颤一下,捧住她的脸,动作轻柔到几乎没有碰到她的皮肤,不容抗拒的亲吻她的双唇;她完全没打算过拒绝。
海洋不再对她歌唱,她的心只属她的爱人。

“Franz。”

她再一次叫他的名字,然后又叫了无数次,让这个陌生的发音从她的舌尖滚过,直到它与爱情及温暖联系在一起,深刻在她新生的灵魂上。

她为他长出了双腿。


一只小鸟飞出了笼子,海中的人鱼抛弃大海走向陆地。
她一点也不后悔——她拥有她的爱人了呀。

有什么会比爱情更加重要呢?



【关于人鱼的腿是这样的,要么得到人类自愿给予的爱情长出双腿并拥有灵魂,要么请求巫师帮助,但爱情比较玄幻【bushi】所以大家都觉得找黑巫师比较靠谱

【很强行的圆剧情假装很有道理.jpg

评论(3)

热度(50)